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文学作品>详细内容

【散文】在白马泉喊水 ‖ 何文

作者:何 文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9-23 19:11:09 浏览次数: 【字体:

在白马泉喊水

何文

我想,我们应算是有缘的人。

下午四点,夏天的阳光依然炙热。甫一走近雅安上里镇白马泉,沁人心脾的凉爽迅速赶走酷热。

心中也有遗憾,因为我们只看到了即将退完的潮。水已趋于平静,四壁留下湿漉漉的水痕,仿若大海退潮后沙滩上的层层沙浪。

心有不甘,便盯着水看,像看海一样地看。水面如镜,浅浅地凝在池底。泉眼四方砌着石栏,还修上亭廊护着,活脱脱如一个四合院围成的天井。

在泉眼后面,有两块泛着青苔绿的古石碑,记载着这泉的来历与神奇:白马泉始建于唐贞观元年(627年),宋乾道元年(1165年)诏封泉池为“渊泽候”。泉池长3.7米、宽3.4米、深2.5米。泉底巨石上镌刻龙马浮雕和临水石刻“龙洞”二字。泉涌潮期无定,或一日数朝,或数日不朝。泉涌时水盈满潭,潮息时浅澈见底。潮起时呼呼有声,潮退时似马蹄之声。该泉为虹吸地质现象,是全国独具特色的间歇泉。

水是好水。清澈透明,纯净如少女的眼睛。掬起一捧水,一饮而尽,甘冽滋润,从喉头直到肠胃,然后由内到外,浑身清新。

干净的水,不只来自天上,也来自大地。雨雪是上天的恩赐,泉水是大地的母乳。

趴在栏杆上,俯视水面。久久不肯离去。期待奇迹再次出现,期待潮涨。同伴们不时望一眼靠近西山的太阳,担心今天已等不来再一次的潮涨。

忽然有人喊,“涨了!涨了!”

水面泛起涟漪。有水泡冒起,如有人在水底架起火在烧。起初,水涨得很慢,有急性子的人便嚷,“我怎么看不出来在涨?”有人指导他找一处挨水的地方参照。于是,又听到那人欢呼,“涨了涨了,我看出来了。”

水还是涨得慢,有人站出来组织,指挥着大家一起对着泉眼喊:水!水!水水水!

渐渐地,不再需要参照物。水迅速上升,水面如烧沸了的水,“咕嘟、咕嘟”跳跃着,极力寻找出处。

随着水涌出,能听到“呼呼呼呼”的声音,来自大地深处。

四围的游客心情各不同,但都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为官者,或者想这是升迁的征兆;经商者,想的必然预示着商业场上的一笔笔利润丰厚的大单;求学者,祈祷的是金榜高中。把遇到涨潮当作了人生的好兆头。

水似乎涨到了尽头,不再汩汩地往外冒。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匆匆地离去,迷信的说法,看到潮退是不祥的,预示着从顶峰回落。心中充满了欲望的人,患得必就患失。

观潮的人比潮退还消散得快!水又渐渐回到原来的高度。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何 文

供稿:雅安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