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红色文化>详细内容

金晶 ‖ 桂花火烧寨之战

作者:金晶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1-15 14:51:32 浏览次数: 【字体:

1935年1月29日,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按照军委指示,红军分别从古蔺东南和北部黄荆原始森林,绕过川军范子英旅和顾晓帆团在古蔺城区及老山、斯里杠正面防线,迅速西进,直逼叙永县城。军委同意右纵队从古蔺北部穿越,“不绕道”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不可回避,那就是布防在古蔺、叙永边境一带的川军和地方民团武装。“四川王”刘湘急电潘文华,令入黔各部火速回援叙永、古蔺,同时电令入黔增援的刘兆藜旅、周成虎警卫大队立即回撤至叙永、古蔺的桂花场、墩子场一线防堵。仅就香楠坝、百合山、桂花场附近,就驻扎不少兵力,还有川军范子英旅在叙永城固守待援。1月31日,先头部队红三团在古蔺香楠坝、百合山地域与川军范子英旅第五团范子远一个营和古蔺民团张能久小队交上火,战斗异常激烈。红军作战勇猛,川军和地方民团很快被打得溃不成军。此次战斗红军以速战速决胜利而告终。

红军桂花火烧寨战斗遗迹(作者供图)

战斗结束后,红三团另有任务:“诸纵队须在行进中调查通古蔺南部的路线”。军委还等着“具报”。红三团则兵分两路,拟向古蔺以南侦察。一路经丁木树、鸡脚大臣、大塆子、德耀桥方向;另一路经丁木树、烂沟子、百合山、袁石坝桥方向前进。半路上,接到军团通知,不向古蔺以南侦察,循原路返回,改向桂花场方向前进。

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八,陈光、刘亚楼率红二师奉令进抵叙永近郊的三岔河,准备于次日破城。李聚奎、黄甦率红一师进至桂花场,击溃守军叙永县保安团副指挥罗云程和大队长毛润清(毛根)率领的两个营,并抓获200多个俘虏,其余团丁见势不妙,各自仓皇溃逃。林彪则率军团部于当晚宿营大寨(今丰庆园),跟进之军委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和上干队及后卫红九军团则宿营于大寨、桂花与香楠坝之间地域。

2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前一天,川军二十一军刘兆藜部奉命急率旅部增援叙永,并经墩梓、广木,前往三岔河拦截红军,企图将西进的中央红军剿灭于此。刘兆藜部周瑞麟团马不停蹄,很快赶到桂花场火烧寨(今高峰村,当地人称,火烧岩)一带阻击红军。周瑞麟对部下鼓励发话说:“弟兄们,只要我们将这股窜逃共匪全部消灭,我就向旅座请令奖赏大家,这样我们就可过个闹热年了!”

红军击毙国民党民团头目周洪联于桂花乡猪槽田(作者供图)

周瑞麟,又名先成,四川仁寿人,毕业于第二十一军军官传习所,时任四川南岸剿匪总部教导师一旅团长。周瑞麟很有灵性,有胆有识,在川军中也算一员猛将。刘兆藜命其围剿在川南古蔺、叙永山区的红军,并向他下达死命令:将西溃之共匪全歼于火烧岩一带!

香楠坝雷打山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山前能对视野宽阔的桂花场一览无余,山后方的通道 小路则被群山环抱,入口十分狭窄,山上敌人对过往红军能进行全面监测,一举一动都能掌握得十分清楚。雷打山上前可知晓红军动向及人员装备,后可居高临下以火力压制红军,是个绝佳的“瞭望哨”和易守难攻的天然好阵地。敌人已于两日前在山顶修建防御战壕,一个土碉和石碉也即将完成,他们企图在此设伏袭击过往红军。

桂花镇雷打山(作者供图)

红军一侦察部队从灶头石通往香楠坝,还未进入雷打山脚就被山上守敌发现。山上的民团小头目周洪联表功心切,仗着山上的有利地形和身上的“硬家伙”,领着几个喽啰,提着枪支就直奔山下而来。他们快到“猪槽田”时正好与红军侦察部队相遇。于是,周洪联挥舞着手枪,对手下大声喊道:“弟兄们,打死他××的……”前方红军早已察觉敌人, 还未等周洪联说完话和其手下动手, 红军举枪“砰砰”两声便结束了周洪联性命。他手下几人见势不妙,虚放几枪后赶忙往回撤。山上其他守敌得知周洪联已被红军击毙,立即放弃尚未完工的碉堡,各自逃命。

桂花场火烧寨地形复杂,寨边为悬崖绝壁,只一条能容纳一人通行的蛇形小路贯穿其间,地势十分险要,易守难攻,红军根本无法顺利通行。

红一师和军委第二、第三梯队、上干队及压后的红九军团西进叙永,火烧寨是必经之路。就在红二师攻打叙永城的同时,红一师与周瑞麟团遭遇于火烧寨,双方展开激烈战斗。虽然红军才刚走出人迹罕至的黄荆老林,而且又多日未吃上一顿饱饭,但他们始终坚定这样一个信念:只有快速消灭敌人,才有生的希望,才能迅速西进。

红一师在师长李聚奎、政委黄甦指挥下,与敌人展开激战。刚开始时,红军战士打得很顽强,压制了敌人火力。但由于敌人凭借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向红军发起猛攻,并截断红军通道,红军战士虽多次发动强攻冲杀,但均因地形不利而未能得手,且有一些伤亡。由此敌人十分高兴,在寨中大声叫嚣道:“下面的共匪听好了,赶快投降,饶你们一命,不然今天我们就把你们全部消灭在火烧寨。”此时红军正陷于 一个葫芦嘴般的隘口中,无法展开有力还击,如果再这样和敌人消耗下去,会付出更加惨重代价,甚至有全军覆没危险。

桂花镇香楠村支部书记徐永香展示红军使用过的鼎锅和炮弹壳(作者供图)

双方对峙近两个小时后,李聚奎、黄甦指挥红军改变战术,命令迫击炮手对准石寨进行猛烈炮击,并佯作正面攻击,以麻痹敌人,使之注意力集中在双方正面激战。同时,派出一支精干部队经猴子岩爬上火烧岩最高峰的轿子顶,出其不意,从敌方侧面顶端包抄袭击石寨守军。寨中川军怎么也没想到,红军已悄悄绕到他们后背。周瑞麟团腹背受创,伤亡惨重,无力再与红军作战,弃寨而去。红军击溃盘守石寨之敌,攻下火烧寨。并以火烧寨为警戒,掩护军委第二、第三梯队及上干队和红九军团顺利通过火烧寨。

为尽快走出人烟稀少、道路艰险的桂花场和龙爪坝,顺利西进叙永,红军决定找当地百姓带路。他们打听到经常上山采药的当地百姓祝文万、祝世明父子俩熟悉这方圆百里的地形道路,于是请他们带路至大寨。在祝文万父子俩引导下,红军抄捷径,并躲过一些守军和地方武装势力骚扰,历尽艰辛,终于到达离叙永不远的大寨。分别时,红军首长赠与祝文万父子俩一些银毫以作酬金。刚开始,父子俩不敢收,怕其中有诈,红军就向其讲明部队纪律和一些革命道理。在红军一再恳求下,祝文万父子才勉强收下银毫。红军向祝文万父子道过谢,继而从大寨的傅家湾、水家塘、懒板凳进入叙永合乐营,接着便向黄泥嘴、大坝方向前进。红九军团则从向阳店经乌龙沟、野人洞离开古蔺前往叙永正东方向。

(载《巴蜀史志》2019年第5期 总第225期)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 金晶(古蔺县政协诗书画院)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