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先锋:厉以宁 王家福 韦焕能

作者:樊攀 魏梦佳 王茜 夏军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12-31 16:34:00 浏览次数: 【字体:

厉以宁:“永不僵化、永不停滞”

2017年3月6日,厉以宁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一场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记者 张玉薇 摄)

“改革推进后,中国在经济上发生了巨大变化。改革过程中,人的观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的变化在全世界是一个样板。”获颁改革先锋奖章后,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师生座谈会上,88岁的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与师生们分享体会。

  获评“经济体制改革的积极倡导者”的厉以宁是我国最早提出股份制改革的理论学者之一,参与推动我国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主持起草了《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为我国经济改革发展和制度创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

  “经济改革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价格改革,而取决于所有制的改革,也就是企业体制的改革。”在1986年北大“五四”科学讨论会上,厉以宁表述了他对于经济体制改革路径选择的基本观点。此后,他多次为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疾呼,推动中国经济改革方向逐渐明朗,被称为“厉股份”。

  厉以宁密切关注民营经济发展,努力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建言献策。因此,又有了“厉民营”之称。在担任全国政协常委期间,他参与推动“非公经济36条”,这是首部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为主题的中央政府文件。近日举行的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他再次与年轻的学者、企业家们一起分享民营企业未来的改革发展之路。“中国的民营企业自身必须进行长期的结构调整,要不断有制度创新、技术创新和品牌创新。”他说。

  厉以宁一路走来,曾面临过质疑,也遭受过挑战,但他坚定如一。他说:“作为读书人,总有些正心、齐家、改善人民生活的想法,这是我坚持至今的动力。”

  如今,厉以宁仍然坚持在产权改革、股份制改革、企业改革等领域深入研究。他说,中国经济在继续前进,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一定要回忆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这样才能把经济建设搞得更好。特别是在产权改革和产权保护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一定要登高望远、居安思危、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

(樊攀 魏梦佳)


王家福:一生执着推动中国法治前行

2005年12月,王家福在北京(新华社记者 张燕辉 摄)


12月的北京,寒风凛冽。特护病房内,一位87岁的老人卧病在床,他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原所长王家福。

  王家福的夫人说,生病住院前,他还念念不忘建议中央成立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以保证党对全面依法治国基本方略进一步实施的组织领导。

  王家福对“以法兴邦”的追求无比执着。60多年来,他一次次向中国立法的难点挑战,一次次为中国法治的进步奔走,在一个个历史行进的关键节点,为推动中国法治进程扛起重担,被誉为推动依法治国的理论创新者。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党中央、国务院对百名改革先锋进行表彰,其中就有王家福。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拂动,王家福便向中央提出了制定中国民法典的研究报告。国家刚刚走出混乱无序的状态,要制定这样一部法律,需要深厚的法律理论基础,更需要超凡的魄力和勇气。王家福多次坚持主张民法是调整中国社会经济关系的基本法,终于,民法起草小组成立。

  此后,作为中国民法学界的资深学者和学术带头人,王家福通过在民法、经济法、商法领域的大量著述,对我国民商法学科建设作出了开创性的理论贡献,被誉为“中国法学界的一面旗帜”。

  “‘法治国家’这个涉及国家基本治理模式理念的提出,是王家福老师以及他所领导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课题组对于国家法治事业最大的贡献。”王家福的学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孙宪忠说。

  耄耋之年,王家福常常埋首于研究,伏案至深夜。家人劝他休息,他却说:“我是新中国培养的法学工作者,是靠国家的助学金完成学业的。我们不能看着、等着,应该研究中国最迫切、最现实的民法问题,向党和人民提出建议,不断推动国家的法治事业。”

  王家福始终难忘,从四川的家乡出发,山水迢迢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学习的人生之幸;更终身铭记,为了他热爱的祖国和人民,必须肩负的职责与使命。

(王茜)


韦焕能: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探索者

2018年12月21日,韦焕能在广西河池市宜州区屏南乡合寨村与村民交流(新华社发)

佩戴着奖章的韦焕能,日前从北京回来,广西河池市宜州区屏南乡合寨村村民,在村口那棵古樟下高高兴兴地迎接“老主任”。

  38年前,正是在这棵大樟树下,韦焕能和当地群众一起,选举成立了我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韦焕能当选为首任村委会主任。

  1979年,合寨农田包产到户,群众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一年下来,人人忙着种自家的田地,集体事务都顾不上管,秩序处于失控状态,甚至出现偷盗、赌博、乱砍集体山林等行为。

  党员韦焕能站了出来:“不能这么下去了,该有人管管了。”32岁的韦焕能召集党员、老生产队干部和群众讨论,果断做出决定:成立村民委员会,管理集体事务。

  “在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这冒很大风险,但党员要有担当。”韦焕能说。1980年1月25日,人们用无记名投票方式,在卷烟纸上投票,差额选举产生村委会,韦焕能当选为首任村委会主任。

  村民委员会还探索了一系列管理制度,如村规民约、选举方法、议事制度等等,为建立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作了重要探索。1982年,村民自治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在农村最广泛的实践形式之一。

  村民自治激发了农村活力,如今,合寨村村民年人均纯收入已达9000多元,90%以上的农户住进了楼房,安装了闭路电视;老年人活动中心、村民自治文化公园等一批活动场所陆续建成,村民的幸福指数节节攀升。

  如今村里外出务工群众多,为进一步激发群众创造力,在原有村民自治的基础上,合寨村各个屯又成立了“党群理事会”,管理屯级事务,让村民自治不断得到拓展。

  如今,韦焕能已退休多年。他告诉记者,他和村民们都意识到,作为“中国村民自治第一村”,他们下一步将在乡村振兴上继续改革探索,把合寨建设得更加富裕、美丽、文明。

(夏军)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12月27日)


作者:樊攀  魏梦佳 王茜  夏军 

来源: 光明日报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