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先锋:王启民 吴金印

作者:杨思琪 张浩然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12-29 22:20:00 浏览次数: 【字体:


王启民:赋予“铁人精神”时代新内涵


    “我这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研究怎么开发好大庆油田。”科技兴油保稳产的大庆油田“新铁人”、82岁的王启民说。

王启民工作照(新华社 发)

  从波澜壮阔的石油大会战,到原油5000万吨以上27年高产稳产,再到建设百年油田新实践,在大庆油田开发建设的各个时期,王启民始终奉献在石油科研一线。

  20世纪5、60年代,外国专家断言,中国人靠自己的力量开发不了地下储层很复杂的油田,甚至妄图用石油卡住我们的脖子。王启民在心底呐喊:“宁可把心血熬干,也要让油田稳产再高产。”

  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1961年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后,王启民主动进入大庆油田工作。他既不照搬国外经验,也不照抄书本知识,自主研发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创造了多项世界纪录。

  二十世纪70年代,经过10年试验,王启民带领团队绘制出第一张高含水期地下油水饱和度图,揭示了油田各个含水期的基本规律。

  在此基础上,他主持研究并提出“分阶段多次布井开发调整”理论,让只有几十厘米厚的表外储层开发利用,打破了国内外公认的“不能开采的禁区”,实现了“变废为宝”。

  他主导的科技创新让大庆油田原油产量平均以每年28%的速度递增,1976年实现上产5000万吨,跨入世界特大型油田行列。

  1995年,他主持的油田高含水后期“稳油控水”项目研究,为大庆油田实现持续高产高效开发做出重要贡献。

  2000年以后,他创新合作方式,研制出能适应油田污水配置的超高分子量聚合物,使大庆油田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聚合物驱油提高采收率新技术应用油田。

  “石油开发靠体力,更靠脑力。不仅要采出油,更要找到规律。”王启民坚持科学思维探索实践,直面业内争议和质疑,勇于挑战油田开发极限,为“铁人精神”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

  改革开放40年来,王启民曾获得1979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85年和1996年两次全国科技进步特等奖等。他说:“想别人不敢想的事,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把敢想敢干结合起来,就是科技人员对改革开放最大的贡献。”

    (杨思琪)


吴金印:“错过机遇是罪人



 头戴布帽、脚蹬布鞋,这是河南省卫辉市唐庄镇党委书记吴金印几十年如一日的装束。他更在乎的是群众,他常说:“老百姓养鸡为下蛋,养牛为耕田,养我们干部为啥?如果我们不能为老百姓办事,连鸡牛都不如。”

 2006年9月9日,吴金印在河南卫辉市唐庄镇的荒山绿化工地上劳动(新华社  发)

 参加工作50多年,吴金印三次拒绝提拔,在乡镇党委书记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0多年,直到今天。他坚持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有事同群众商量,艰苦创业,与时俱进,把一穷二白的唐庄镇建成了国家级经济发达镇。

 上世纪6、70年代在狮豹头乡工作时,吴金印带领群众苦干15年,治水架桥、植树育林,造出2000多亩良田。他清楚,土地就是聚宝盆。

 1987年,吴金印调任唐庄镇党委书记。看到群众因缺地而挨饿受穷,他又带上铺盖卷住进工地。通过筑高低坝、建消力池、闸沟造地等,至今已造出1万多亩新地。为防止水土流失,又给山坡地围上石堰。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变成“三保田”。“吴氏造地法”被叫响,他却说,这都是群众的智慧,不能都算到我头上。

 造地解决了温饱,还得想办法致富。经过调研、征求意见,唐庄镇制定“东西南北中”发展战略,吴金印将其凝练为“西抓石头东抓菜,北抓林果南抓粮,乡镇企业挑大梁,沿着国道做文章”。

 多年发展后,百姓富足了,“石头经济”带来的污染也严重了。吴金印明白,不能光考虑眼前利益,于是采取“关污染、上环保”措施,关闭100多家石渣厂,新上一个无污染环保型大型建材厂。在原石渣厂集中的西山上造地绿化,打造成了绿色生态园。

 “抓住机遇是功臣,错过机遇是罪人,不找机遇是蠢人。”吴金印很有发展的紧迫感。上世纪90年代,他去广东参观时受到启发,回来开会商量,规划建设产业园区。“一说占地,群众都支持,为啥?因为是为群众办工业。只要群众支持,没有办不成的事。”吴金印说。

 如今的唐庄镇,已有世界500强、国内500强、上市公司等大小40多家企业入驻,走上了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的道路。

 “唐庄镇的巨大变化得益于党的好政策,得益于改革开放的大好发展环境,得益于唐庄镇人民的艰苦奋斗。”回望过去,吴金印不无感慨,说到下一步的打算,他满怀信心:“大干促大变,大力发展第三产业,争取把产业结构调整为‘三二一’型,以新的业绩报答党和人民,继续为百姓造福。”

(张浩然)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12月24日)


作者:杨思琪  张浩然

来源: 光明日报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