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巴蜀史志》卷首语 >详细内容

217期【卷首】以梦为马驰骋八荒

作者:蝉羽 来源:《巴蜀史志》2018年第三期(总第217期) 发布时间:2018-07-04 浏览次数: 【字体:

作者:蝉羽

前几天,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午休前在沙发上作“葛优躺”,乱翻电视,犹如睡前的催眠,不经意看见一条消息,说有一个考生,下午考完,径直从家里抱上铺盖卷,直奔网吧而去,大约是要通宵连天大战了吧——无独有偶,上午才看到一则“旧闻”,是说1954年的4月8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携姜妙香、梅葆玖等一众演员,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主演“霸王别姬”“英雄义”和“捉放曹”等名剧,引得南京城万人空巷;晚上8点的演出,当天凌晨就有观众带着铺盖卷儿去排队,生怕买不到票。作为高考这场人生大戏的亲历者、过来人,我们对“高考改变命运”有切肤之体认,对“高考只是人生的一个节点,是成长路上的一个分岔口,但绝不是终点”有后知后觉之幡悟,对“翻越高考高山,将目光望向未来,唱好持续奋斗之歌”的号召,用各自不同的人生之路,交出了谁也不能预知、无法设定的实际答卷。几十年之隔,两个“铺盖卷儿”的对比,不能不让人生出一些感慨:世易时移,世道人心,尽皆变矣。

因为出生、成长在河道密布的岷江流域,我们自小就习见了乌鱼(学名好像叫黑鱼),当然更是粮食困乏、经济困顿时期的美食。上个周末的清早,回老家探望病重亲人的我照例在东坡湿地公园晨练,看到树更翠绿高壮了,草更密匝紧致了,花更娇艳怒放了,远景楼扑面清晰,青黛山影尽收眼底。湖水清澈碧透,水草如淑女临风,葳蕤有清秀之态,纤直多高洁威仪。尤为令我惊叹的,是与一个乌鱼家庭的不期而遇:一对雌雄成年乌鱼,护送着一团大概数百只鱼苗组成的“滚动鱼球”缓缓游来。成年乌鱼肌格强健,非常警觉,它们总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或者一个护在浅水区域,一个潜伏在“鱼球”下方,不停逡巡、如箭般穿梭、勇敢出击,凶狠驱赶不断前来骚扰、威胁、想偷吃鱼苗的觊觎者、侵略者、袭击者。这个“家庭”从眼前缓缓移动,渐渐远去,我却嘴不敢呼大气,脚不忍出响动,心生发真感激:什么是天性,什么是亲情;什么叫为后代全力以赴、向未来日夜不休;什么才称得上尽忠职守无时不练兵、牢记使命无日不备战,眼前这乌鱼一家的 “爱幼”实践,于它们,不过是自在自然,于我,却是神来之笔、“天启”昭示,就是一堂现场教学、实战示范啊。

也是缘于工作的原因,前段时间比较深入地了解了一位民营企业家。他用一生打造了一个微型的商业帝国——那是与世界级大企业而言,相比于普通老百姓,上百亿的资产已经是听说过没见过的可望而不可及。我以前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几次接触下来,才发现他年纪虽已近70岁,但因为每天健身,现在还可以轻易倒立;喜欢打架子鼓,因而与初出茅庐的小青年也不存在代沟;每天6点即起,坚持朗诵40分钟20多年不辍,哪怕在飞机、火车上也不断“功课”;因为自己吃的苦多,因此总是“自警”对自己负责,对企业负责,对上千的员工负责,对社会尽责;吃亏于自己读书的机会不好,现在一直期望寻找到一个“小切口”、一个实项目,可以为家乡父老、为桑梓后人延续史脉、传承文脉、丰厚血脉。说实在的,我不大惊异于其财富的多寡,却不得不敬意其坚执和抱负,也深感老祖宗“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这句话,或者类似的话,既是控诉,却又往往是不争的事实:一个总在为温饱计、为稻粱谋、坚守恩格尔高系数行列者,估计诗与远方还得经常让位于衣食住行的改善,毕竟“酒肉穿肠过”的快感是出家人也难以抵挡的,“利”是真的常常可以、而且也常常还在“令智昏”的。但是,只要你愿意并且坚持,梦想虽然纤细如孱弱沟渠,有时还行将枯竭,但当他终于汇入河流,瞬间集体粗壮,再到流入大海,便获得了不曾想及的宽广;只要你愿意并且坚持,将希望的种子埋进土壤,十年它可能已是参天大树,百年更有望一地绿荫、鸟鸣花香。

责任和琐事,羁縻了出发的足迹。在六月的藏地,白天有繁花似锦,夜里漫天繁星。一个朋友充当了我的“眼睛”,用自己的双脚,丈量着我心底的土地和时光:我们沿着山脊走,我们沿着河谷走,我们沿着大江走。有人放牧,有人种稻,有人肃穆地唱诗,有人凝视煨桑的青烟……

以梦为马,八荒徜徉。

凭风而起,青冥太苍。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