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绍元 ‖ 追忆苦难历程 感受沧桑巨变

作者:董绍元 来源:《巴蜀史志》2019年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发布时间:2019-10-19 21:01:14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载《巴蜀史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追忆苦难历程 感受沧桑巨变

文/董绍元

为庆祝新中国70华诞,特献上自己对祖国从苦难到辉煌历程的所见所闻。


日本侵华带来的民族灾难

我记忆犹新的是日本飞机轰炸家乡昆明,那时我十几岁,常随大人紧张地跑警报。据昆明《西山区志》记载:在7—8年里,日机轰炸昆明67次,仅西山区死伤民众千人,毁民房、厂房近4000 栋,还毁铁路、公路。我的二姨杨碧荷和姨夫荀思齐一家避难到我们村。姨父写了一些诗句,留下的1941年8月1日《避难邬家营有感》中说 :“爆炸药震天,北门起大雾。屋墙咸堕落,生命干余露。” 据《文史博览》载 :从1938年到1944 年,日机对成都轰炸致2005人死亡,3561人受伤。重庆更为严重,据重庆抗战调研课题组统计,大轰炸造成重庆伤亡3.2万多人。我还听过大哥在村里 为无声电影讲解南京大屠杀的惨景。

我的兄辈还说过远征军抗战的事。为收复中外联系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在松山战役中,中国牺牲 8000 将士,伤者万人………大家多么盼望抗战胜利啊!全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抗日力量浴血奋战,全国伤亡 3500 多万人的代价,最终战胜了侵略者。

抗战胜利了,昆明和全国一样,沉浸在放鞭炮庆祝胜利的欢腾之中。可谁会想到,国民党即将发动内战!

1945年8月15日,西南联大教授闻一多正在昆明郊外文科研究所住地司家营,还不知胜利之事。第二天,其子闻立鹤怀揣号外赶赴司家营报喜。得知胜利消息后,闻一多直奔附近的龙泉镇理发店,把蓄了8年的胡子剃光。



李公朴、闻一多追悼大会(图片来自网络)

9月2日,西南联大新诗社举行的庆胜利诗歌朗诵会上,文化名人李公朴应邀参会。他看到闻先生的胡子剃了,完全像个青年,不禁爽朗一笑高喊:“一多,你的胡子剃得太早了!”一多说:“我抗战开始留胡子,抗战胜利就剃胡子,这是我的誓言。”公朴环顾四周后轻声说 :“内战危机十分严重,斗争形势更复杂了!”一多才恍然大悟地说:“那我们就坚决反内战、争民主。”这件事是当时公朴先生的秘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云南大学政治辅导处主任的方仲伯在文史资料选辑中说的。我在 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到云南大学开展毕业生分配工作时结识方老,方老谈过李闻先生的事……人民又要受苦了。

国民党发动内战带给人民痛苦

我们欢庆抗战胜利不久,突见昆明街上筑起碉堡,架起机枪,这究竟为什么?10月3日,听说当局撤换了支持抗日民主运动的云南省主席龙云。龙云被调任南京军事参议院院长,其实是国民党为发动内战扫清障碍。后来,全靠美国飞虎队司令陈纳德帮助,龙云才到了香港,又几次逃过特务暗害,最后到北京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

1945年11月25日,在地下党云南省工委领导下,西南联大等校师生和群众6000余人,为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制止内战的号召,举行反内战时事晚会,遭当局阻挠破坏。12月1日当局又制造了“一二 • 一”惨案,联大女生潘琰和中学教师于再等4人被害,50多人受伤。文化名人李公朴一直从事民主和平运动,1936年到过延安,在1946年2月重庆举行的庆祝政协会议胜利大会上发生的较场口血案中受重伤。不久李公朴先生带伤到了昆明,从事呼吁《和平宣言》万人签名运动。他与闻一多先生同为民主同盟中央执委,一直为和平事业奔走,成了蒋介石的眼中钉。1946年7月11日,蒋介石派特务杀害了李先生,李先生临终大骂国民党卑鄙。闻一多教授致力于文化教育,并长期从事反独裁争民主斗争。就在7月15日李先生的追悼会上,闻先生拍案而起,作了被称为“最后一次讲演”的演讲,怒斥当局和特务无耻。又在民主周刊社举行记者招待会,回家途中被特务暗杀,其子闻立鹤受重伤。当年公朴44岁,一多47岁!后来当局又迫害异己,准备杀害原国民党陆军大学校长、被称为军界泰斗的云南大理人杨杰。由于省主席卢汉及时传递信息,杨杰逃到香港,但特务追到香港,借“递信”将其杀害……。国民党当局的暗杀行径震惊国内外。重庆中共代表团和毛泽东、周恩来等几次发唁电或讲话,美国著名教授 50多人还上书杜鲁门总统及国会对国民党当局提出抗议。



位于西南联大校园(今云南师范大学)内闻一多雕像(图片来自网络)

迫于舆论压力,国民党当局虽对几起血案进行过“调查”,但只是掩人耳目,处决了两名替身。元凶是蒋直接指挥的云南警备总部司令霍揆彰,但对霍只是明降暗升 ;另一名主凶是“警总”稽查处长王子民,被当局包庇,还在四川任军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逃到新都,改名王家宾,当起香烟店老板。直到1951年1月,才被公安部门抓获并处决。同年4月,云南又处决了当年李、闻和“一二 • 一”血案的一批凶手,实现了闻一多先生说的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愿望。

对于当局这些暴行,有的我也耳闻目睹,自己也亲历过旧警察的横行。一次,我和四哥在正义路街上行走,只因没走上人行道,被几个警察拳打脚踢,将我二人踢伤,我哭了!

其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人民最难熬。国民党《中央日报》在1949年5月1日社论中都说物价上涨、骇人听闻。那时的大学教授生活也异常艰苦。据《西南联大行思录》记载,原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的夫人韩咏华回忆:“教授们的月薪,在1938、1939 年还能维持三周,到后来只够半个月用了。”只有靠夫人们织围巾、帽子或做糕点卖,闻一多制印章卖添补生活,其他民众更困难了。

由于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我们都用不值钱 的纸币折过帽子玩 ;城里“庆祝元旦”的大幅标 语也是用纸币做的。

当时我在上中学,见许多人聚在一起买卖银元、香烟。我将零用钱买了两条烟,以为钱就不贬值了。大人不知道,放了一段时间烟发霉了,只好扔掉。人民群众多么企盼赶快渡过黑暗和苦难,迎来光明。大家期盼着中国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带来的光明前景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领导劳苦大众历经28年艰苦奋斗,经过党的创立时期、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全民族抗战、解放战争五个时期,用战士们的血汗和烈士们的生命,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我自己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目睹旧社会的黑暗和不平,在早期参加了地下党组织的同学和哥哥影响下,看到了一线曙光。当时他们给我讲革命道理,带给我秘密刊物《新民主主义论》《大众哲学》等,使我懂得了革命道理。经同学任正书、张言正介绍,我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后又加入昆师合唱团,到云南省教育厅静坐,反对征兵征粮等斗争。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喜讯传来,我们奔走相告。虽然当时昆明正处在抓捕革命人士的恐怖气氛中,但在地下党领导下,滇桂黔边纵队已解放了云南30多个专县,学生和群众运动继续开展,党组织在困难条件下为迎接解放作准备。



开国大典(油画)

12月9日,省主席卢汉宣布云南起义。资料载,卢汉并电请四川、西康各将领活捉蒋匪。当时蒋介石正在成都,在闻知卢汉起义消息后,他放弃到西康指挥顽抗的想法,于12月10日飞台湾,这是蒋对大陆的最后一瞥。

按组织安排,我们集中到云南大学,参加应对中央军第八军等对昆明的反扑和轰炸,进行昆明保卫战。保卫战胜利结束后,组织上通知任正书,派我二人领钱粮到西山区建立武工队,组织群众。1950年2月20日,我们组织群众和龙灯队,迎接二野四兵团解放军入城。随后建立区政府,进行征粮、减租减息。到1951年,我被调往云南省人事厅,负责大专毕业生分配、留学生审查等工作。我至今保存有当年县委发的《新区工作守则》《组织起来搞好减租》等 3 本小册子,那段农村工作给我留下深刻记忆。

新中国、人民政府、新生活,给我许多新的感受。解放军和领导干部平易近人是最早的印象。他们没一点架子,有时和我们一起步行很远。记得首任县委书记张毅和军代表、县长金定传达上级接管昆明的指示时,要求外来干部与本地干部“团结第一,工作第二”,还传达朱总司令将昆明建成日内瓦一样美的城市的要求。军代表还请我们搭他的车等,我印象深刻。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云南省人事局(厅改局)参加“五一”游行的事。1955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只听说有重要领导来检阅。游行队伍高唱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歌声,通过主席台时才看见是敬爱的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他们向我们频频挥手。第一次这么近看到国家领导人,大家激动万分。事后,局长白云生传达省上会议精神,说周总理之前参加万隆亚非会议,蒋介石集团派特务在香港代表团飞机上装炸药,造成飞机爆炸,机上中越代表团人员和记者遇难。周总理因另乘飞机到仰光会见缅甸总理后再到万隆才幸免,因此到昆明时事前不作报道。受阅人员以解放军、机关干部、工农代表、大专学生为主,省领导考虑到市民成分较复杂,为了安全,不准备让市民参加。但周总理得知后说 :相信和依靠人民群众是党的路线和传统,要让市民参加。总理相信人民群众的事,深刻教育了我,多年不忘。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事是高级领导和蔼可亲,没有架子。原地下党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云南省委组织部长兼人事厅长。我几次听他作报告,并在“三反五反”办公室向他汇报工作,他总是平易近人,听取意见;原地下党昆明市委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任云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陈盛年,在人事厅与组织部合署办公时,我负责留学生审查,向陈部长汇报工作,他总是耐心听取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历了土地改革、抗美援朝、“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恢复国民经济和五年计划等,国家面貌焕然一新。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967年 6月,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我们多么高兴和自豪!

改革开放带来的日新月异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指出的:“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我自己在恢复高考后的工作,特别是国家经济和交通运输的发展让我感触颇深。



成昆铁路(图片来自网络)

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我和各科老师配合,为高校输送了一批学生,他们从高校毕业后,多人成为教授和省市机关领导。党和国家也给了我一些荣誉,我的3个子女也都考上大学或中专,并有了满意的工作。这些都得益于改革开放这个重要法宝。

改革开放后,国家经济发展和高科技进步最为明显。我国经济总量在1980年为7000多亿元,只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8% ;到2012年,猛增至40万亿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到2017年,我国经济已占世界经济总量约 15%。高科技发展 更是举世瞩目。2019年5月8日俄罗斯网站文章称 :中国的发明专利申请居世界第一。很多高科技领域,北京执全球牛耳。如超级计算机、5G、中国首度实现探测器月球背面着陆、正酝酿登陆 离我们最近的行星……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脱贫攻坚的推进,我的许多农村亲戚达到了“两不愁”“三保障”,县里已经脱贫。今后,我们每个家庭、每个人的幸福感和获得感还将越来越高。

我感受很深的还有交通运输的快速发展。20世纪50年代中期,我从昆明到南充读书,由于交通条件差,主要乘汽车,历经7天才能到校,因此之后再也没回过故乡。直到改革开放后,1985年暑假,我才和家人从成昆铁路回到阔别30年的故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也为老人们扫墓,抚慰了我的乡愁。当时一个外孙女念着贺知章的诗句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让我感慨良多。交通运输的发展真是一日千里。1990年我国才建成第一条高速公路—沈(阳)大(连)高速,到2017年全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达13.65万公里,仅次于美国。目前,全川高速公路通车里程6800多公里,居全国第二。全川国内航线已达221条。近年,我从南充乘飞机回昆明,只需70分钟。当年7 天和现在70分钟的反差,折射出国家交通运输事业的飞速发展。蜀道难已变成蜀道通四方!

自己见证了祖国从贫穷苦难走向繁荣富强的过程,也就是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过程。我坚信,更加辉煌强盛的前景还在前面!但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不能忘记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付出生命的2000万革命烈士!我们一定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提出的要求,更加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自己虽已年迈,但正如宋代王元亮所说的“发已千茎白,心犹一片丹”,我还要献出余热。让我们共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古常青!

(载《巴蜀史志》2019年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作者简介

董绍元,又名董绍园,白族,1932年8月生,云南昆明人,蓬安县实验中学历史教师,1994年9月离休,现任蓬安县老干部党支部副书记。曾获蓬安县优秀共产党员、南充地区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南充市老干部先进个人、四川省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等荣誉。

1949年8月参加地下组织民青。云南解放时,在昆明县西碧乡武工队及第五六区区政府任助理。1951年初,调云南省人事厅任科员,副组长,团支书。1956年9月调干考入南充师范学院历史系(今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1960年大学毕业分配到蓬安县工作,先后在蓬安师范学校、蓬安中学、蓬安县杨家中学、蓬安县实验中学等学校任历史教师。在《四川法制报》《中学生学习报》《巴蜀史志》《晚霞》等报刊发表文章30余篇。个人事迹编入《永不淡忘的历史功绩》(2009年10月四川省委组织部、四川省委老干部局主编)和《当代中国少数民族名人录》(1992年国家民委主编)。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董绍元(四川省蓬安县老干部党支部副书记)

来源: 《巴蜀史志》2019年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