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之交的悲情间谍宇文虚中

作者:葛丽平 来源:中共成都市双流区委史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8-09-30 14:25:00 浏览次数: 【字体:

      宇文虚中(1079—1146),字叔通,原名宇文黄中,后被宋徽宗赐名为虚中。徽宗大观三年进士及第。宇文虚中先做了一段时间的州县官,史称其“有才气”,后来做起居舍人,负责编修国史,之后又升迁为中书舍人,专职起草诏令。

1122年,北宋朝廷打算引女真夹攻契丹,试图恢复燕云故境。宇文虚中直言背弃与契丹的和好盟约结交女真夹攻契丹的弊端,认为金人狡诈强悍,宋此番与女真夹攻契丹,最终必反受其害。他建议维持与契丹的和平以消除战端,并作《论收燕山利害札子》《用兵疏》,详细地分析作战双方的实力,认为宋的实力并不能保证必胜契丹,此法犹如一个富人想要除去穷邻居以广屋居,竟和强盗合谋除去邻居,终会造成富人与强盗比邻而居,使富人的财富被强盗所图谋。但这份“罢兵疏”未得到朝廷采纳,他本人还因此得罪了急于立战功的权臣被降官。宋朝坚持对契丹用兵,战局愈发不可收拾,宇文虚中再次建言十一策,呈二十议,仍未被朝廷理会,导致宋朝国库空虚,金人坐享渔翁之利,为此后北宋灭亡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1125年,金兵南下,围攻汴京、太原,宋徽宗任命宇文虚中为资政殿大学士、军前宣谕史。宇文虚中集结散兵游勇2万,启用李邈管理军队,并令姚平仲整编失利援军驻守汴河,对抗金兵。宋徽宗欲派人到金人营帐谈和,众大臣无人敢去,宇文虚中慨然前往。经谈判,金人最终答应退兵,但以北宋割地(太原、中山、河间)、赔款、滞留康王(康王就是后来南宋高宗赵构)为条件。后来,宇文虚中又两次入金谈判斡旋,助康王归国。宇文虚中因不辱使命,被升任为枢密院事,但遭到权臣的嫉恨,被言官弹劾,贬至青州。南宋高宗即位后,又被流放到了韶州。

电视剧《精忠岳飞》里的宇文虚中

“靖康之难”发生后,南宋高宗赵构在继位的第二年恢复了宇文虚中的官职,任命他为祈请使出使金国,请求归还徽钦二帝。金国人折服于他的才华,将其扣留,许以官职,一心想要归化他。宇文虚中想以身份之便利探金国之虚实,密报南宋朝廷,于是出仕金国。他在金国累官至翰林学士、知制诰兼太长寺卿、封河内郡开国公,金人还尊称他为“国师”,后迁礼部尚书。在金国试图用兵南宋之时,他极力劝阻,甚至通过推行汉化政策,希望用文化征服金国,以保南宋平安。但人们认为他已经“失节”,在《宋史》中被人诟病。

宇文虚中在金国,身居高位,却仍感“幽囚困苦,非人理所能堪”。他以汉朝名臣苏武自况,为国守节。曾集聚在金的宋朝官员七十余人,策划趁金国皇帝祭天的时候劫杀之,把宋钦宗送回南宋。但此时的南宋朝廷已悄然变化,高宗赵构已不愿意徽钦二帝回朝,权臣秦桧为牵制宇文虚中,不顾他的请求,打着团聚之名将其在南宋的一家老小全部送至金国。宇文虚中未能洞悉国内形势,以蜡丸将计划密报南宋朝廷,被秦桧将消息报给了金人,致使事情败露,不得不提前行动。宇文虚中虽亲率领义军杀到了金国皇帝的帐前,但金人早有防备,最终起义失败。宇文虚中被抓,一家老小同日被焚死。

宇文虚中死后,无论是《金史》还是《宋史》,对他的描述均刻薄鄙夷。《金史》称宇文虚中之死是因其恃才轻肆女真贵族被以文字狱具其罪谋反而死,并且说宇文虚中死前的自辩之辞还害死了他的好友高士谈。《宋史》照抄了金人对宇文虚中之死的记载,未谈及其起义一事。宇文虚中在历史上的形象一度是叛国投敌的、变节迂腐的,李纲在《传言录》里对宇文虚中极尽讽刺,认为他在宋为官时毫无功劳,竟然还能屡次升迁,甚至直接抹杀了他在宋金谈判中的功劳。《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虽记录了欲劫金主失败被杀的事情,却认为失败原因是宇文虚中自己暴露。

直到三十多年后,宋孝宗(1174-1189)才为其平反,追赠宇文虚中开府仪同三司,认可他是为国捐躯,谥号“肃愍”,赐庙号“仁勇”,并将他的远房侄孙宇文绍节立为宇文虚中的后人。1205年,宋宁宗又对宇文虚中加赠少保,赐姓赵,并将出卖他的秦桧追夺王爵,改谥“谬丑”。


(宋)宇文虚中《中秋觅酒》(图片来自网络)

宇文虚中在金写了很多倾吐危难之苦、家山之思、沧桑之感的诗词散文,但很多散佚了,元好问的《中州集》中收录了他的诗文五十余首;《宋代蜀文辑存》收录其散文十余篇;《双流县志·艺文》(嘉庆版)收录其五言诗、七言诗二十六首。他的诗作在入金以后,风格大改,不再是抒发羁旅闲愁,更多的是痛恨朝中奸佞当道,亦恨自己无用被金人囚困,时常表达对故国的无比眷恋和为国守节的坚贞不屈。


(宋)宇文虚中《过居庸关》(图片来自网络)

在金日作

宇文虚中

满腹诗书漫古今,频年流落易伤心。

南冠终日囚军府,北雁何时到上林?

开口摧颓空抱朴,协肩奔走尚腰金。

莫邪利剑今何在?不斩奸邪恨最深!

遥夜沈沈满幕霜,有时归梦到家乡。

传闻已筑西河馆,自许能肥北海羊。

回首两朝俱草莽,驰心万里绝农桑。

人生一死浑闲事,裂眥穿胸不汝忘! 

这首诗中,宇文虚中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坦然面对死亡,也淡然面对声名,他固然知道自己困居金人受金人官职,一定会被人不理解,但是个人的荣辱在国家利益面前微不足道。

来源: 中共成都市双流区委史志办公室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