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堪

来源:四川省志·人物志 发布时间:2017-12-25 15:16:00 浏览次数: 【字体:

徐堪,原名徐代堪,字可亭,1888 12 20(清光绪十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出生于三台县中心乡段家湾。徐堪自幼从父读书。1904 年得取秀才。1906年考入四川通省师范学堂。1907 年由黄复生主盟,加入同盟会。同年10 月,徐堪参与密谋,准备参加成都起义。不幸计划泄漏,清廷四门戒严捉拿革命党人。学堂监督徐炯通知徐堪等人逃往陕西凤翔府知府尹昌龄处另谋生路。徐堪等人步行入陕西后,又经河南到武汉待命。1908 年冬,徐堪接同盟会总部指示,经长途跋涉返川。1910年初考入四川高等警官学堂。四川保路运动兴起,同盟会党人朱之洪由重庆到成都,与徐堪密商借保路为名,进行革命。徐堪率警官及陆军学校学生10 余人赴川北一带策动民军起义。行至途中,得知重庆蜀军政府成立,徐堪率队急忙赶到重庆,被委为蜀军第四标统1912 月,徐堪调任夔关监督,着手整顿夔关制度,做到点滴归公,使本年度征解银达40 万两。1913 日,熊克武、杨庶堪响应孙中山“二次革命”的号召,在重庆通电独立讨袁。徐堪以夔关征解的银两购买武器,支持熊、杨讨袁。结果讨袁失败,四川督军胡景伊下通缉令。徐堪在逃亡上海途中见通缉令后,将原名徐代堪改为徐堪。

 


 

1918 年,徐堪任川、滇、黔靖国军援鄂第一路总司令部军需处处长兼江北县县长。1919 年,四川办理国会议员补选,徐堪当选为议员。1920年冬,他到广州参加非常国会,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1921 年国会在北京复会,徐堪来到北京,便跟随胡汉民、谢持、邹鲁留在北方组织国民党党部。1924 年,他任北京政府农工部商品陈列所所长。192511 23日,在北京西山碧云寺,国民党右派非法召开所谓国民党第一届四中全会,反苏、反共、反对国共合作,称为西山会议派。徐堪为追随西山会议派,将广安门外商品陈列所作为西山会议派成员的活动场所。

 

1927 18 日,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徐堪离北京南下,从此投于孔祥熙门下,一生效忠于蒋介石国民党政权。他初任上海交易所监理官,后改任金融管理局副局长,负责管理上海金融。1928 年,宋子文继孙科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月改金融管理局为钱币司,徐堪任副司长,12 月任司长。这期间,徐堪完全秉承宋子文的意旨办事,取得宋的信任。1933 年,孔祥熙继任财政部长,徐堪又兼任公债司司长;1935月,升任财政部政务次长兼钱币司司长;1939年又兼任四联总处秘书长。徐堪在财政部10 余年中,竭尽全力执行孔祥熙的财政措施,为维护蒋、宋、孔家族财团利益出谋献策。他对下属要求严格,事必亲躬,每天带头到办公室深夜才回家。因此深得孔、宋极大信赖。徐堪在孔祥熙任财政部长期间,为国民政府做了四件事:()对中央银行及中国、交通两行增资。国民政府于1928 10 日成立中央银行时,公布了中央银行条例。该行“乃为国家之最高金融机关,负有协助政府统一币制调节金融之重责”,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沾染北京政府的恶习太深,目无国民政府,常以银行地位操纵政权,利用金融力量力阻中央银行开业。中、交两行对中央银行多方扼制,迫使财政部长兼中央银行总裁宋子文辞职。孔祥熙继任后,徐堪献策对中央、中国、交通三行增资。

 

1935 19 日,徐堪用增资办法,既巩固了中央银行的金融统治地位,又对中国、交通两行增加官股,使他们不敢为所欲为。()改组中国、交通两行。中国、交通两行是中国信用最著及握有金融权威的两家银行,如果他们不与中央银行合作,国民政府一切金融政策的施行,将受到很大妨碍。于是,徐堪提出改组中国、交通两行的方案,使“中央、中国、交通三行才能三位一体在同一战线上为国家奋斗。”1935 年春,在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上通过方案时,遭到主席汪精卫、秘书长唐有壬的反对。最后,蒋介石出面使改组方案通过。从此,将中国、交通两行改归国营,纳入国民政府的财政金融系统。()改革、统一币制。清末和民国以来币制混乱,除国民政府铸造银元外,各省还造成色不一的银元、铜元,并发行纸币。徐堪为了改变币制混乱的状况,起草全国统一币制方案,得到英国经济学专家李滋罗斯的支持,于1935 11 日由国民政府下令实行法币政策。以中央、中国、交通三行所发行之钞票定为法币。所有完粮纳税及一切公私款项之收付,概以法币为限,违者全数没收。(发行统一公债。1936年国民政府采纳了徐堪关于发行统一公债的建议。先后发行统一公债14 亿元;复兴公债亿元。


徐堪为国民政府财政金融方面立了大功,1935 年冬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委员,又兼任中央政治会议财政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1941 20 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增设粮食部,特任徐堪为粮食部部长。抗战期间,前后方均需要大批粮食,他抛出征实、征购、征借的“三征”粮食政策,从各省征得足够的粮食。由于国民政府贪污腐败成风,特别是财政、粮食部门更为突出,为人民群众所痛恨,编了歌谣讥讽。徐堪又羞又气,在会上责骂部属不争气。


1946 10 17 日,徐堪调任国民政府主计长。这段期间,他在南京搞了一个“四川建设协会”,派周开庆、左治生等人负责具体组织,其目的企图在南建立起另一种经济势力。徐堪在财政部次长和粮食部长任期内,督促中国农业银行贷巨款给三台县兴修环城四坝的水利工程,使三台县环城万亩旱地变成水浇田,民众皆喜,故取名“可亭堰”。后来又在渠道上观音渡,修建发电站一座,输电入城内照明,定名为“明台电厂”。三台县还兴修其他小型水利,均得徐堪的支持和帮助。抗战胜利后,设在三台县的东北大学复员回东北,遗留的校址在徐堪的大力支持下,由龙杰三等人筹办三台私立川北工农学院,推徐堪担任学院董事长。1947 月,徐堪当选三台县“国大代表”。


1948 19 日,国民政府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法”,发行金圆券,同时停止发行法币,并限期收兑法币及金、银、外币。6日,徐堪奉派考察四川、云南、湖南、湖北等省“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执行情形”。国民政府发行的金圆券很快变成废纸,徐堪将视察情况汇总向蒋介石献策:用另一种币制来挽救下令任命徐堪为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财政部长,不久他又兼任中央银行总裁。他企图以发行银元券为国民政府在经济总崩溃面前再作垂死挣扎。结果,台湾省主席陈诚将大批黄金、白银抢运到台湾,使徐堪的银元券更快地变成废纸。194910 月,广州解放前夕,徐堪先到香港,他因与陈诚政见不合,不愿去台湾而到美国。徐堪长时期利用职权搜刮了大批私产,早已交美国纽约华昌贸易公司经理、原中国银行董事长李国钦代管。徐堪到美国之后,绝大部分财产由早在美国的子女瓜分。徐堪气愤之下,于1959年孤独一人去台湾定居,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国民大会宪政研讨会”常务委员。他晚年过着孤单的清苦生活。所以他在80 岁时写下的遗嘱中有“⋯⋯来台九年,入不敷出,常烦亲友资助,当永感于九泉”之句。遗嘱中还说:“火化后将骨灰投入金门附近海中,以冀飘近大陆。”1969 29 日,徐堪在台湾逝世。

原载《四川省志·人物志》

来源: 四川省志·人物志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