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美酒>详细内容

宜宾美酒香飘千年

作者:宜 志 发布时间:2016-03-03 11:22:00 浏览次数: 【字体:

宜宾自古出美酒,创造出了灿烂的酒文化。在漫长的酿酒历史中,美酒与诗人的咏唱常是相伴而行。

唐永泰元年 (765) 六月,诗圣杜甫从嘉州乘舟东下,船至戎州,受到刺史杨使君的热情欢迎,并在城内东北角的东楼设宴款待他。欢宴场面盛况空前,杜甫兴致昂然,即席赋《宴戎州杨使君东楼》诗:

胜绝惊身老,情忘发兴奇。

座从歌妓密,乐任主人为。

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

楼高欲愁思,横笛未休吹。

宋代费衮撰 《梁溪漫志》卷七《二州酒名》:“叙州,本戎州也。老杜戎州诗云:‘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今叙州公酝,遂名以‘重碧’”。“公酝”,即官家用酒。可见,唐代的“重碧”酒,在宋代传承下来,成了全国名酒之一。

“重碧”酒在北宋诗人黄庭坚的戎州诗中又名“荔枝绿 ” 酒 。 元符三年(1100),黄庭坚在戎州作 《廖致平送绿荔支为戎州第一,王公权荔支绿酒亦为戎州第一》:

王公权家荔支绿,廖致平家绿荔支。

试倾一杯重碧色,快剥千颗轻红肌。

拨醅葡萄未足数,堆盘马乳不同时。

谁能品此胜绝味,惟有老杜东楼诗。

黄庭坚在戎州写的诗词,几乎每首不离酒,堪作宜宾酒史资料,共出现了六个酒名,即:荔枝绿、安乐(姚子雪麴)、松醪、玉醴、清醇、春泉。戎州之所以出美酒, 黄庭坚归结为“得妙用于六物”,即做好六件事:“秫稻必齐,麴蘖必时,湛炽必絮,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兼顾这六件事,就能酿出美酒。戎州重碧酒(荔枝绿)不仅六物兼顾,而且达到“妙用”的境界。

南宋时,叙州酒中的重碧酒,仍然维持其酒中翘楚的地位。曾任四川制置使的范成大撰诗云:“水口故城丘垄平,新亭乃有索铁横。归 击汰若飞渡,一雨彻明秋涨生。东楼锁江两重客,笔墨当代俱诗鸣。我来但醉春碧酒,星桥脉脉向三更”。并自注:“郡酝旧名重碧,取杜子美东楼诗‘重碧酤春酒’之句,余更其名春碧,语意便胜”。

从诗圣杜甫到黄庭坚、范成大等,他们都在自己的诗文中,以自己的亲身体验,不断强化对戎州酒、叙州酒的赞誉,极大地提高了戎州酒、叙州酒的知名度。

戎州出美酒,究其原因,首先是独特的气候、土壤、水质构成的自然生态,为优质美酒的酿造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宜宾地处云、贵、川过渡地带,地理位置优越;富含微量元素、保水性强的众多适合土壤,可供挖窖酿制美酒;温暖湿润的气候,特别适于酿酒发酵微生物生长,可为酿制优质美酒提供充足“动力”; 金沙江、岷江交汇,水资源丰富,水味甜美,水质清冽,保证了戎州酒的质优味美。另一方面,戎州物产丰富,盛产大米、糯米、小麦、高粱、包谷,加之农业生产力的不断进步,使粮食作物品种多样并增产丰收,为酿酒准备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原料。

据宋代 《熙宁酒课》 推算,北宋时戎州酿酒年耗粮37500 石。宋代的一石约折合100 公斤,戎州酿酒年耗粮达3750 吨。农业的丰收满足了戎州酿酒业对粮食的需求。特别是在农业和以酿酒为主的手工业发展的基础上,戎州商贸空前繁荣,市场需求更刺激了美酒的生产和酿酒业的不断发展。石门道上,戍边的军人和商旅往来不断,每隔三十里有一所驿站,沿路有店肆待客,酒馔丰溢,设施完善,每店皆备马匹让客人租赁乘骑,倏忽数十里,货畅其流,十分方便。唐代戎州和僰道县也较长时间设治三江口僰道城。唐德宗贞元中 (794) 前后,修缮和扩建了原来的土城,戎州城已经呈临江枕山之势。城内设有“行”和“肆”。同类商品都集中在某个街区内进行交易,这个街区就叫“行”,而设在行内的固定店铺则叫做“肆”。戎州僰道城西市和北市多售蔬菜、水果、鸡、鸭、鱼等鲜活食品;东市有米行、油肆;南市的今下走马街一带是山货药材等土特产行,还有供客人食宿的栈房和酒肆,客商熙来攘往、摩肩接踵,酒的销量很大。在戎州僰道城外广大的农村,商品交易主要是通过“草市”来进行。乡民之间相互交易,调剂余缺,通常是以物易物,酒也是民众需要换回的物品之一。商贸发展促进了酒的生产,不管在城内的“行肆”中,还是在乡间的“草市” 上, 酒都是交易的大宗商品。

宜宾酿酒工艺历史久远,源远流长。早在先秦时期,今宜宾市境就有水稻和荔枝生产,为酿酒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汉代墓葬出土文物印证,其时宜宾饮酒成为风气,酿酒技术已有较大进步。唐时,“重碧春酒”得到诗圣杜甫的极高评价,成为戎州酒的代表;到宋代,叙州酒业官酿、私酿并举,叙州酒与茶盐同为宋朝税收和安抚周边民族的倚重之物,酒成为“茶马互市”重要商品;元时窨酒盛行,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于至元 二 十 四 年(1287)经 过川南僰人地区时,曾清楚地记载:“秃落蛮 (Tholoman) 是 东 向 之 一州,……居民以肉、米为食,用米及最好香料酿酒。”他所说的这种酒,就是岷江下游至今仍很盛行的窨酒;明代,叙州酿酒进入了新的里程,独树一帜的明初地穴式古窖池和明中叶开办的“大曲烧房”在叙州府城中出现,叙州酒的制作进入作坊酿造时期,特别是宜宾人陈氏继承了姚氏产业,总结出陈氏秘方酿酒,开始酿造“杂粮酒”;清代,由于“移民填川”带来了湖广、闽、粤、浙、赣等省尤其是“陕帮”的酿酒技术,推动了宜宾优质杂粮酒的改造;清末、民国时期,城中“尹长发升”作坊的“御用杂粮酒”“提庄大曲”,张万和作坊的“元曲”,利川永作坊的“曲泡”“尖庄”等皆名重一时,成为川、滇、黔过往众多饮者陶醉酒品。

在漫长发展中,几经求索,荟萃众家所长,最终形成了固定优选五种粮食为主料,并配以独特的生产工艺和技术,以五粮液酒为代表的宜宾酒,具有“香气悠久,醇甜爽净,入口甘美,恰到好处”的特点。

今天的宜宾五粮液不仅享誉国内,而且声播五洲。宜宾也因盛产“五粮液”“叙府大曲”“梦酒”等名酒,被世人誉为“酒都”。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