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风物>详细内容

《木里藏族自治县风物志》第五章 发现木里之旅——洛克镜像(二)

作者:木里藏族自治县党史与地方志办公室 来源:《木里藏族自治县风物志》 发布时间:2019-04-21 19:06:01 浏览次数: 【字体:

第五章 发现木里之旅——洛克镜像

达尼牙布山和贡嘎日松贡布——洛克第二次木里之行

在1923年冬天进入木里喇嘛王国的旅途中,我在翻过一座高山时看到了贡嘎日松贡布雪山的山顶。后来我从木里王那里得知这些山峰位于贡嘎岭地区,这一地区居住着野蛮的藏族强盗。我没有很快地探险这一地区,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正值冬季,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还没有和这位友善而令人生畏的木里王成为真正的朋友。之后却是我的朋友木里王使我有机会探险这片拥有让人惊叹的风景和神圣强盗居住的土地,这些强盗常常从抢劫到祈祷,再由祈祷到掠夺。

我的探险队在1928年3月23日离开云南,陪同我的有经验丰富的纳西助手,他们已经跟随我好几年了。在到达木里以前,我希望我们可以说服木里王请求贡嘎岭和乡城地区的强盗头人给我们的旅程施以方便,好让我们能在这片壮丽的山区顺利完成探险活动。

当到达木里时,我们发现木里王住在木里东边,距木里大寺两天路程的苦巴店。苦巴店是一座坐落于海拔3100米的小台地上的小寺庙。之后木里大寺的喇嘛住持和木里王的喇嘛大臣陪同我们一起前往苦巴店。我们是在5月28日离开木里的,第一天我们在一个叫古都(Gudduh)的小村庄扎营,我们的营地坐落于一个橡树和松树林环绕的小牧场,从这里我们可以俯瞰理塘河峡谷。由于木里王事先有安排,我们得到了很好的接待。实际上,我们一进入木里地区,就享受到了木里王室友善的接待。第二天一早离开古都村后,我们穿过浓翠蔽日的松树森林,整个旅途都与林雾相伴,没有风,整个自然是那么的宁静。在这个清幽宁静的早晨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杜鹃鸟的叫声时而轻快地划过森林的上空。

沿着一条整齐的小路,我们最终到达了这座小寺庙,我敢肯定我是到达这座寺庙的第一个西方人。小庙坐落在浓郁的云杉和冷杉森林环绕的小山顶上。到达时,我们受到了来自寺院喇嘛和木里王随从官员的热情欢迎。尽管苦巴店隐藏于山林深处,我仍惊讶地发现这里拥有大量精美的壁画和精细雕刻的门和窗子。

到达苦巴店之后,我和木里王的皇家大臣和汉族“师爷”探讨了我们的行程,当我提出我想进入贡嘎岭地区,这两个人的表情瞬间石化。由于这一地区的强盗出没频繁,他们十分怀疑我是否有能力进入这一地区,更不用说完成对这三座神山作“转山仪式”般的探险考察。

木里王身着黄色缎袍接见了我,并亲切地和我握手和请我坐下。我的两个助手呈上大量的礼物,这些礼物由很多国外制品组成,其中包括一本刊有我上次木里之行(1923~1924)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该文章发表于1925年4月,题目为“黄教喇嘛王国”),上面印有我和木里王的照片,这成为打开贡嘎日松贡布大门的真正钥匙。

木里王国其时被无法无天的强盗所包围,在南边和东南边是彝族强盗部落,西部和西北部则是贡嘎岭和香城强人,这些强盗会时常侵袭木里王的领土。

木里王为人非常的亲切和友善,但是当我告知他我的计划时,他流露出非常担心的神情,即使能和贡嘎岭强人的首领扎西宗本交涉好。接下来我和木里王聊了很久,他问了我很多与政治有关的问题。这些问题反映了他对于中国之外的世界一无所知。他不知道布尔什维克;不知道沙皇和他的家人,以及沙皇被谋杀事件;也不知道德国不再由恺撒统治了。为了把握住这次聆听世界的机会,木里王拿出几张褪色的照片(这些照片全由木相框装好),其中一张拍摄的是一战前西方各国的首脑,有爱德华七世、阿卜杜勒·哈米德、墨西哥总统迪亚兹和我们的总统塔夫脱。看完照片后我挨个向他讲述了这些首脑的命运。他则对这些人很少能保住自己的权位感到非常震惊。我能感觉他内心对他自己权位的安全问题闪过一丝的担忧。在一个共和政体的国家里,即使是在民国时期的中国,毕竟也不是正常现象。

接着他的随从拿出一张印有欧洲民间传说“靴中猫”的彩色照片给我看,并问道“这是哪个国家”,暴露了木里王对于外部世界的所有认识。当我笑着告诉他这是小孩故事书上的一张照片后,他非常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询问我关于飞机的事情。

最后,木里王向我解释了我将要探险的这一地区叫作贡嘎日松贡布(KonkaRisumgongba),这里矗立着恰朗多吉、降央别和仙乃日三座高不可攀的雪山。藏族人认为一生能朝拜这三座神山将是积累无量功德的事情,尤其是在天气条件极其糟糕的时候。然而能实现这个愿望的,只有贡嘎岭地区的居民。在最近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任何进入这一地区的人都会遭到抢劫并被杀害。(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一个叫Chao-Erh-feng的汉人摧毁了理塘土司的政权,使这一地区沦为强盗的盘踞之地。之前贡嘎岭和香城均属理塘土司管辖,这期间男女老少都可以到神山朝拜和转山)

令人高兴的是,木里王同意写信给贡嘎岭强人的头领扎西宗本,说有一支美国探险队将进入贡嘎岭地区,并想对贡嘎日松贡布作环山考察,希望他的手下能给予方便。之后木里王告诉我可以进行环山考察,并向我保证不用害怕。但他恳请我不要在西面的山坡上停留太久,最好“速战速决”。并一再强调要我远离贡嘎岭地区的寺庙,说那里居住的400名僧人以抢劫为生,他们经常外出抢劫,之后又回到寺庙祈祷。

6月1日我从苦巴店前往到吉卡咯(Djago)——木里王舅子(木里王室卫队首领)的府邸,一路上我们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高大的云杉和铁杉直冲云霄,在树下盛开着大量娇艳的杜鹃花。在这里我等待着贡嘎岭强人的回信,但是没有任何结果。最后我选择回到木里大寺,重新计划这次旅行。

6月13日,我带着36头骡子和马,21名纳西卫士离开木里大寺,木里王为我们安排了一名来自木里王室卫队的士兵和木里大寺的大喇嘛作为向导。这位喇嘛就像拥有童话里的魔法一样,因为如果没有他,一路上我们必定会遭受饥寒,当然,我们从当地居民那里拿到的每样东西都有付钱。但是只有通过他的影响力和命令,才可能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获得食物。

 

离开木里大寺后,我们进入达尼牙布山(Mount Mitzuga)——木里人心中的神山。我们在雄伟的石灰岩峭壁背面支起了帐篷,这些峭壁正形成一个雉堞状的王冠。散落其中的是星星点点的高山小湖泊,在这些湖泊周围是一大片开着紫色花朵的杜鹃花丛。此外,可爱的报春花则形成一个巨大的花环紧紧地环绕于湖边。在达尼牙布山的峭壁上飞翔着许多稀有的鸟儿,包括一只玫瑰色的雀类,这种鸟出现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上实属奇怪。这里同样也是马鹿或者叫麋鹿出没的地方,在木里王的保护下,当地的农民是不能伤害它们的。达尼牙布山西部的坡面是落叶松林,这里的空气纯净怡人,下山的小路成之字形延伸进美妙的冷杉、云杉和橡树森林,森林中同样盛开着种类繁多的杜鹃花。阳光下,各种绿色的树影不可思议地交相辉映,淡淡的浅黄色的木梭萝如丝带般轻柔地挂在树上。清新的空气,色彩缤纷的杜鹃花,地面上的报春花、芍药,我眼前的这一切让人恍若置身于上帝的花园。这条小路最后通向了水洛河山谷东面的黄松林。从木仔耶西面的山坡下来就进入到水洛河谷,这里是苏西人的居住地(苏西意为“铁人”,原是纳西族的一个支系,因从事炼铁业而得名)。在进入水洛河谷以前,我们需要翻过一个海拔4500米的高山牧场,这里盛开着大片野生的银莲花、蓝色的罂粟和五彩缤纷的报春花,它们共同形成一张名副其实、设计精美异常的地毯。要是没有巨大马蝇在每次太阳刚探出云端时对我们的“袭击”,我们的旅程将变得相当愉悦。整个探险队行进的速度很快,因为马蝇让我们的骡子变得非常活跃。


为了将眼前这片美丽的高山牧场和我们的营地用彩色照片记录下来,我决定将帐篷扎在杜鹃丛林中。于是我们将帐篷背面系在繁茂多枝的杜鹃树上,这样帐篷上就像开满了淡粉色的杜鹃花一般。

沿着水洛河谷前行,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呷洛的藏族村子。在这里我获得了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欢迎。呷洛人高大而体格健美,面容无畏而宽阔,看上去像阿帕切印第安人。他们友善但不奉承,在匍匐于地的奴隶面前,他们更像心性解放的人。我们把帐篷扎在呷洛村头人住宅的旁边,在这里我见到了那个诡计多段的家伙——贡嘎岭头人扎西宗本的哥哥。他坐在我帐篷里的小地毯上,呷洛居民和我的侍卫环卫在帐篷外面。

喇嘛告诉我,呷洛村的武士并不害怕到贡嘎神山去朝拜,但他们还是担心我的安全。不过他们答应过木里王会派20个武士保护我的安全,并帮我重新制定路线和尽量扫除旅程中遇到的麻烦……在我坚决的态度下,大家决定继续前往,并答应用生命保护我。喇嘛在进行了祈求神灵保佑的宗教仪式之后,我们只带了旅程必需物资(过多的物资更容易招来强盗),走向贡嘎岭地区。我发现呷洛士兵用步枪和噶坞来武装自己,噶坞能保佑他们免受子弹的伤害。

很快我们就进入贡嘎岭高原的原始森林里,随着我们的前行,森林变得越来越浓密。这里生长着高达45米的云杉和铁杉树,它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苍穹,苍穹下则是灿烂的黄色杜鹃花。接下来是冷杉森林和开着白色和粉红色花朵的高山杜鹃树,再往上是杜鹃树森林,最后是开阔的矮树丛,此时海拔达4600米。

由于云雾的原因,我没有很好地看到三座神山,但东边澄澈的天空却让我看到了木雅贡嘎,这是我下次探险的目的地。

我坐在帐篷前,面向云雾背后的恰朗多吉,幸运的是没多久云层就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恰朗多吉终于露出了它金字塔形的山峰,它两侧宽广的山壁像一只巨大的蝙蝠展开了双翼。冰川沿着山顶一直延伸到山脚,形成一个巨大的露天竞技场,当地人称此为“海龙的鼻子”。

来源:《木里藏族自治县风物志》(2017年7月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


编著:木里藏族自治县党史与地方志办公室

来源: 《木里藏族自治县风物志》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