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风物>详细内容

雅安东汉石刻

作者:王 煜 来源: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发布时间:2011-02-15 15:40:00 浏览次数: 【字体:

汉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之一,也是中国文化艺术最具民族魄力的时期。鲁迅先生曾说:“唯汉代艺术,博大沉雄。”古朴、深厚、雄浑是汉代艺术的典型风格。雅安的东汉石刻就是汉代艺术的杰出代表。

中国古代建筑本来以土木结构为主,即在土台上用木料构筑房屋。汉代人认为人的生命是短暂的,而死后的世界是永恒的。所以他们用短暂的材料———木料构筑生前的住所,用永恒的材料———石料构筑死后的家园。于是,地下的砖石墓室、石棺,地上的石阙、石碑、石兽、石祠堂纷纷发展起来,而且这些砖石建筑上面被刻画上许多精美的画像,表达着汉代人对生命永恒的强烈渴望。

石阙,“阙”就是“大门”,这里的石阙就是墓地的大门,也象征着永恒家园的入口。雅安的高颐阙(即高颐墓地的石阙)和芦山的樊敏阙(同前)是汉代石阙的典型代表。尤其是高颐阙,是我国现存最完好的汉代石阙。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到汉代建筑的形式和特点,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石阙上还雕刻着许多当时的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有长着翅膀的天马,有奇异的九尾狐和三足乌,也有象征主人向仙境进发的车马,这些雕刻和庄重、雄浑的造型使它同时具有极高的文化和艺术价值。

石阙旁边排列着石兽,这些石兽外形好像猛虎,却长着一对翅膀,有的头上还有角,当时人把它们称为“天禄”、“辟邪”。人们对未知的世界总是充满恐惧,汉代人认为死后的世界并不安全,而他们可以通过这些神兽的保护和引导通往西方的仙境。雅安的东汉石兽造型古朴雄浑,昂首挺胸,气势生动,表现了高超的艺术构思和手法。这类石兽目前主要在河南的洛阳及四川的雅安地区有较多的遗留,洛阳是东汉的首都,是当时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这也说明了汉代雅安地区具有较高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当时的工匠们才能创造可与洛阳媲美的大型石兽艺术。另外,据学者研究,这些长着翅膀的神兽是受到西方文化影响的艺术形象,是古代中外文化交流的有力证据。

樊敏碑即樊敏的墓碑,位于芦山县樊敏阙旁,这一石碑高大厚重,由一神龟背负着碑身,碑身从下到上缓缓变窄,给面前的仰视者以庄重肃穆的感觉。石碑上铭刻着樊敏的家世和生平事迹,其中涉及到许多汉代的重要历史事件,从古到今极受历史学家的重视。其上的文字古朴典雅,是当时流行书体———隶书的佳作,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较高的地位。

棺是墓葬内放置死者尸体的器具,东汉时期的四川地区尤其流行刻画着精美画像的石棺,雅安芦山县出土的王晖石棺便是其中的艺术精品。汉代人认为天地四方有四个神灵守护,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形象为龟和蛇缠绕在一起)。王晖石棺便把它们作为四方的守护神刻画在石棺的四方,南方用一个仙女开门的图像代替朱雀,作为迎接死者进入死后世界的象征。值得注意的是,王晖石棺上对于龙、虎的刻画是汉代同类题材中最为精美生动的一幅,代表了汉代画像艺术的最高水平。

雅安地区还出土了许多东汉时期的画像石和画像砖,它们被用来建筑墓室,上面刻画着丰富多彩的画像。有的表现仙境的神圣奇妙,有的表现出行队伍的庞大壮观,有的表现生活的舒适安逸,等等。

这些汉代艺术共同表达了汉代人关于死后世界的理想,死者的车马通过石阙,在长着翅膀的猛兽的守卫和引导下进入地下世界,四方的守护神保卫着他,他就在这个永恒的世界里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当然,这只是当时人的一厢情愿,地下的世界是不存在的,死后世界的理想注定要失败,但却为我们留下了如此美妙丰富的汉代艺术精品,展示了汉代雅安较高的经济文化发展程度和古代人们的勤劳智慧。

雅安地区汉文化石刻艺术的发达除了具有经济文化发展的背景外,可能还有文化认同上的因素。因为当时的雅安处于汉夷的交界地带,自武帝开西南夷以来,汉人处于一种强势地位,自视高于夷人。所以,当地的汉族官宦和豪强地主尤其注意体现自己的汉人身份,强调汉文化的因素,所以出现了堪与汉文化中心地区媲美的大型地上石刻艺术。这些石刻也是当时当地汉夷关系的一种表现。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来源: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