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地情>市州地情>凉山州>宁南县>详细内容

宁南县地情


     


一、远古之痕迹

271b2b26ea0447cf81cdb39070a9ff1d.png

追溯历史,金沙江河谷华弹段半坡一带,早在五、六千年曾有氏族社会人类活动的足迹。就其在浙江河姆渡村发现的距今约7000年前的氏族遗址看,人类已经会使用骨器、木器、石器和陶器,并且过着定居的生活。1978年8月26日(农历7月5日)下午7时许,金沙村四社社员谢祚元在金沙村与灯塔村交界的天生桥挖地时挖掘出的石器两块、人骨、陶器(三个)充分证明古镇历史的悠久。所掘出的石器两块,一似斧,刀口已经打磨,形似现代人用的斧头,较为锋利,一似刀,刀口的相反面钻有三个小孔,刀口处已呈风化状,可见,新石器时代华弹就已有人类活动了。

听谢祚元说,挖掘时,三个陶罐均已填满泥土,在挖掘过程中损坏一个,掏泥时损坏一个,当时就剩下一个完整的陶罐,但至今已不知去向了,人骨当时挖地时就已倒入大沟。因此,至今无任何尚未实物可考,实属遗憾!

二、曾经的风彩神韵

依稀杨柳渡,瑞霭罩山川。

林丛纷且冉,雾开一线天。

晨曦洒睡谷,宝鼎矗云端。

巍巍十大庙,赖以处其间。

这是对华弹曾经地貌风韵的描述。曾经的华弹金沙江河谷,别有一番风彩神韵,据陈元庆听其义亲说,道光年间,金沙江江面不宽,渡人处两岸均有杨柳,故称杨柳渡,凡过渡者只需抓住对岸伸过的柳枝,纵身一跃,便可到达彼岸。江两岸森林茂密,浓荫蔽天,这为修房建庙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过去所修之大庙,木料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

洼乌街,南北两端都临大沟,为连接南北通道,沟上均修有石拱桥,素有“一步两洞桥”之美称,可就在这长不到一华里的洼乌街内外,就有大庙十余座之多,它们分别是禹王宫、万寿宫、云贵宫、南嶽宫、天后宫、南华宫、文庙、武庙、川主庙,张爷庙,另有六省庙,山神庙。从现有碑文记载和各大庙院内古树推测,这些庙宇建筑时间都相距不远。

在这些庙宇中,禹王宫、南华宫、云贵宫、武庙均有戏台,武庙之戏台于民国十三年金沙江涨水淹垮了,其余三庙戏台仍在,且都排上了用场,如云贵宫(现华弹中心校教师苑处),台上曾演出过《小二黑结婚》、《白毛女》等现代戏,西昌文工团、川剧团也在此多次演出;禹王宫戏台也曾演出过《兄妹开荒》等现代戏,这可算得上是“古为今用”吧!

这些庙宇,不但气宇轩昂,特别是雕刻、书法、绘画及建筑力学方面,都属巧夺天工,别具匠心之作。

从雕刻看,各大庙大小神像各具神态,栩栩如生,在每块长约60、宽约20公分的戏台围屏上,乐师们各司其职,生、旦、静、丑表情完备。南华宫大殿门扇的窗花部份(上部)是《西游记》故事情节的浮雕,禹王宫是《封神演义》的故事情节的浮雕,这些浮雕对联情节完整,人物个性鲜明,令人赞叹不已;庙宇对联不但书写工整,而且内涵深遂,仅禹王宫戏台一副对联足见一斑,联曰“唱字两重曰,曰古曰今曰春秋曰出几样腔调;戱字半边虚,虚真虚假虚富贵虚动一场干戈”,横批“眼穿今古”,就彩画,彩光看,所着之色,经百年风吹日晒,其色如新;就建筑力学看结构具有严密的科学性和完美的艺术性。由此可见,中华民族古文化之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只可惜经岁月及文革的摧残,造成了 “六宫余南华、四庙尽无踪”的景象。华弹南华宫因当时华弹供销社用作库房才得以幸存,2000年得到恢复。

来源:宁南县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