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文化纵横 >详细内容

一言难尽“峨眉雪”

作者:龚炤祥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8-10-10 浏览次数: 【字体:

近读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刊载《承载四川人记忆的老品牌》的报道称,在四川乐山籍80后李先生的记忆中,从小就是喝峨眉雪长大的,打开瓶盖的一瞬间,“嗞”的一声,感觉是最幸福的声音了。不过,从李先生读初中开始,峨眉雪就突然“消失”了。而80后追忆的峨眉雪,居然会激起一位40后的浮想联翩,五味杂陈!本在我记忆中久已按下“刪除”键的系列往事,不禁奔涌而来。

一、名山清泉得有好名字

一切缘起于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国代表团一举夺得15枚金牌,举世瞩目。在众多中外媒体的竞相报道中,最为猎奇的是位日本记者,他宣称:中国运动员的奇迹源于饮用了自带的5种饮料——神秘的东方魔水。这5款饮料除有广东的健力宝外,四川峨眉山矿泉饮料也在其中。
  然而,两三年后,广东的健力宝声名鹊起,而峨眉山矿泉饮料却“养在深闺无人识”。适逢1987年5月,轻工业部在深圳召开会议,时任省轻工业厅副厅长的我趁参会结束之便,在广东一路奔行,参观了包括健力宝在内的二三十家轻工企业,眼界大开。
  自粤回川不久,我直奔峨眉饮料厂,眼前情景冷清萧条,单一的陈旧生产线时开时停。全厂销售额和利润,不仅在全省数千家轻工企业中藉藉无名,即便在乐山市的企业榜单中,亦属一般。唯独的亮点是,中国奥运代表团赠送的锦旗在会议室赫然陈列,鲜红夺目。
  参观毕座谈,我向峨眉县及工厂领导介绍健力宝之行的观感。广东地处改革开放前沿,健力宝厂的领导敢闯敢试,不满足于只给国家运动员提供饮料,如今已占领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要知道健力宝的原料是井水,而峨眉山中的矿泉水是独一无二的山泉。县、厂领导一致表示立即行动,果然乐山市轻工局苟局长很快前来同我商讨,为峨眉饮料厂购置罐装线申办立项报告;继而峨眉山县副县长杨宗宪也率饮料厂负责人,找我研究解决有关困难。然而又过了两年,偌大的四川市场上,峨眉山饮料依旧是千呼万唤未出来。
  在面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中,处于西部的县属国营小厂难免起步维艰。1989年10月决定成立饮料攻关协调小组,我自任组长,并邀乐山市副市长辜仲江任副组长。首次协调会上,要给饮料取个好名称,经过一番脑细胞紧急总动员,我脱口道:“干脆就叫‘峨眉雪’吧!雪意味纯洁、冰凉,何况又是千年名山上白雪融化的清泉,到了大热天,口渴难熬,喝瓶峨眉雪,解渴又去热!”与会者一致称好,牌子就此敲定。

二、从“特供”到进军香港

经过各方共同努力,“峨眉雪”终于批量投产,受到乐山消费者的热捧。该厂马厂长说,当地人不光平时喝,连吃麻辣烫,都把峨眉雪当成必备的搭配。接着又于1990年3月18日投放成都市场,荔枝、柠檬味汽水受到蓉城消费者的喜爱。马厂长喜不自禁地说,大家普遍反映味道比雪碧更爽口,尤其是荔枝味汽水已供不应求。

1990年6月28日在锦江宾馆召开的峨眉雪新闻发布会上,笔者接受省电视台主持人任艳的采访。

为乘势而上,经我策划组织,饮料厂筹办,省电视台主持,于6月8日在成都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食品报等中央和四川等主要媒体应邀出席,随着宣传效应的扩散发酵,“峨眉雪”不仅畅销成都与乐山,其他地区的订货量也直线上升。
  不久,陈副厂长前来报告,在成都商业中心盐市口、春熙路一带,发现有些摊贩在销售冒牌的“峨眉雪”,乐山市也有类似现象。市场嗅觉灵敏的制假者固然十分可恶,却也从另一个维度验证了“峨眉雪”品牌效应的确立。伴随“峨眉雪”知名度的水涨船高,该厂的矿泉水不仅成为国家体育队的“特供”产品,并已走入千家万户,进入香港市场。
  此后,因我被调离轻工业厅,新单位的繁忙工作使我无暇过问该厂变化,仅在出差乐山时顺便去过两次。1994年4月,《经济日报》根据数百万读者的问卷调查,刊载了“1993年全国市场产品竞争力排行榜”,我细看榜单,着重扫描四川产品,重庆嘉陵摩托车、成都前锋淋浴热水器在列,峨眉饮料厂也映入眼帘,使我为之一振。在五花八门的矿泉水产品中,峨眉山矿泉水在《读者心目中的理想品牌排名》和《1993年读者实际购买品牌排名》中均获第2名,分别占比8%和7.32%,仅次于传统品牌崂山矿泉水,超越了第三名法国依云矿泉水。

三、从突然消失到新生

于是我拨通马厂长的电话,问他知道排行榜的报道吗?建议他借此良机大造声势强化营销网络。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回话,他已不当厂长,因为最近饮料厂被一位开眼科诊所的美藉华商收购了。

  1990年5月29日笔者日记:上午去饮料厂主持第六次协作攻关会,红岩厂玻瓶质量低劣,急需改进。

显然,在收购商看来,这是一笔千载难逢的好买卖,取之不尽的矿泉水装上瓶子,就可坐收滚滚财源,赚钱肯定比眼科诊所来得快来得多!哪知隔行如隔山,仅过一年,产销量便急剧下滑,由盈转亏,收购商狼狈得只想插翅脱身。好不容易盼来了救命的接盘侠:适逢有家公司上市成功未久,老总正豪气万丈,顺手便将峨眉饮料厂收入囊中。但这段“姻缘”并未带来“大好前程”。
  来之不易并正处于急速上升势头的“峨眉雪”,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突然在市场上消失了。
  世事吊诡如此,夫复何言?思来想去只能挥笔一阕《蝶恋花》:

  名饮川西谁补缺?
  仙水清纯,开发倾心血。
  声誉渐隆销势热,甘泉新秀峨眉雪!
  孰料枝头通暗穴,桃熟丰收,易主轻松撷。
  枉自痴情亏一蹶,未谙世事多奇绝!

  记得上世纪末,有人曾跃跃欲试为“峨眉雪”重整旗鼓,先后有两拨人马来访所谓“讨教”,可回去后未见下文,此后我也因退休而不再关注。直到这次阅读报道后,方知“峨眉雪”尚未绝种,于是不禁怀着好奇心上网搜索,原来由2003年创办的峨眉山峨眉雪矿泉饮料公司所产;更意外的是发现有一批80后的“峨眉雪”粉丝,在网吧上交流着种种感慨:“回忆起当年,为峨眉雪而疯狂!”“小时候夏天喝那个真爽啊!”
  句句直叩老夫心扉,看来当年的努力成果并未白费,至少曾因融入过一批80后的欢乐童年,而化成了他们追忆往昔的一座无形路标,以至直到今天还能津津乐道回味起这份舌尖上的快乐。这一切对于当年“峨眉雪”的所有辛劳者而言,不啻是最大褒奖,也是宝贵的精神慰藉。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