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光南:无悔人生(九)

来源:《富民为先 勇于改革—德阳市老领导常光南工作记忆辑录》 发布时间:2019-01-10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   常光南(1926.10—2017.07),改革开放初期四川省广汉县委书记,后参与筹建德阳市并出任第一届德阳市人民政府市长。他以“敢为人先” 的理念,组织实施并成就了广汉县向阳公社摘牌、金鱼公社包产到组等一个又一个改革壮举。为弘扬改革创新精神,激励来者接续奋斗,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方志四川”特发布叶仁宗执笔撰写常光南组织实施改革的《无悔人生》(收入2016年12月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德阳市委老干部局编纂的《富民为先 勇于改革—德阳市老领导常光南工作记忆辑录》)一文,以此向改革开放致敬,向改革先锋致敬!


往期回顾: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一)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二)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三)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四)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五)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 :无悔人生(六)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无悔人生(七)

【方志四川•改革先锋】常光南:无悔人生(八)


九、创新与实践(下)


1986年春,德阳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召开,我代表市人民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提出了求是于实、富民为先的指导方针,绝大部分代表赞誉有加;其余的代表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八字方针虽然感人,落到实处才能服人!

人代会闭幕后,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求是于实,富民为先的贯彻措施。

在市人大四次会议上,有人提出了求是于实,富民为先就应该要放权、让利,而不是采取从各县抽收各种税费的市刮县举动。

我忽然心中一亮。放权、让利?当年在广汉县搞综合体制改革,不就要求省上和行署对广汉放权、让利!自己作为德阳市长,若不敢给各县(区)放权让利,求是于实,富民为先就的确变作一句空话了!

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必须全面落实,特别是求是于实,富民为先的政府工作方针,更不能朝令夕改。

为此,我找到仁书记,建议说:

从各县抽几百万的税收和费用,既解决不了市区的经费问题,又影响几个县的建设发展,更有甚者是影响市委、市政府的威信。所以,我认为市上应该放弃从各县抽取税费的打算,让各县(区)的资金富裕一点,这不是就富民为先了吗。

张书记完全赞同我的看法,认为符合德阳的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只是担心市本级的资金现实缺口问题太大。

我一反常态,当即向张书记承诺道:市上缺的资金,我负责到上头去跑、去要!各县区的税费自己用,市上不提取就是了。

各县区得知市上的最新决定,各级干部皆大欢喜。

德阳市政府关于求是于实、富民为先的理念在全市上下深入人心,各种形式的承包经营改革在乡镇企业、集体工商企业乃至国有企业中全面开花。从而,引起了全省各地和国内媒体的关注。名不见经传的德阳市不知不觉地就成为上级领导们的热门话题

19864月,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黄华视察广汉向阳镇和南兴镇,参观向阳幸福路和南兴中学后,游览房湖公圆并题词:巴山蜀水一枝花。同年,省长蒋民宽、副省长马麟等到德阳视察。1987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在四川省省长蒋民宽陪同下视察广汉综合改革试点情况,并给予充分肯定。同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方毅,在副省长蒲海清陪同下,到德阳考察二重厂为宝钢生产2050轧机的情况,并特意题词:为我国提供重型先进设备而努力。同年5月,省人大主任杨析综视察二重厂、东电厂、电工厂、东石厂、树脂厂和八角井镇、孝感等乡镇企业,以及德中公路改造工程。

 四川汉舟电气公司前身——向阳炼铁厂(图片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我习惯地将先后来德阳的几位首长的谈话、指示加以梳理,那就是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强调的:扩大开放、深化改革。

在市委常委会议上,我将自己的思考和发现和盘托出,进而提出一个问题:德阳市如何扩大开放、深化改革?

书记归纳大家的意见后,颇为激动地说:

经过3年多的艰苦努力,我们把德阳市建起来了!大家的热烈发言,进一步说明我们不只是希望有地级市的名份,更希望有地级市的实力,有德阳市的名气!建设开放的、进取的、美好的德阳,现在是众望所归,前景是任重道远。

最后,会议一致同意在全市范围推广广汉县综合体制改革试点的经验,对各县(区)政府放权让利,全市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全面推行经营承包责任制。

为尽快在全市实施扩大开放、深化改革,我突然联想到广汉县早就实行财政包干上缴,如果市财政能向省上争取到财政包干上缴的政策,市上不就可以放水养鱼留糖养蜂了吗!我们要向省里争取财政包干,市上有了权、有了钱,才谈得上放权让利嘛。

几天以后,德阳市政府请求试行全市财政递增上缴包干的报告,送到省长蒋民宽手上。

没过几天,省财政厅乔厅长和刚从德阳市上调财政厅不到半年的副厅长率财政专家到了德阳。

根据省、市两级财政共同测算方案,又经过多次谈判、反复修改最后达成协议:从1986年度起,省对德阳市试行财政上解递增包干体制,核定德阳市上解基数为每年15936万元,递增上解比例为7%,一定3年。

德阳市争取到了财政自主权,接下来就该分解、下放到各个县、区和国有预算内企业。为此,我和沈副市长带着市计委、市经委和市财政等部门领导,前后花了3个月时间,跑遍了5个县、区和20多个市属国有企业,终于初步实现了放权让利的承诺。

对于这段时间市政府的工作效率和业绩,张仁书记十分满意。事隔十多年以后,在建市20周年接受记者采访时,仍旧赞赏有加:

那时的常光南、沈国俊同志很值得一书,他们的工作非常具体,担子特别重。市上没有钱,但城市建设、各业发展、市场流通、干部的工资、人民的生活等,那么多事要办,处处都需要钱。特别是财政包干以后,他们硬是说破嘴、跑断腿、磕破头皮,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把一样一样事情办好,让老百姓满意。

19875月下旬,省委、省政府在德阳召开全省经营责任制现场会。现场会开了3天,各地、市、州的参会代表反映热烈,会上会下都在议论德阳市敢为人先的勇气,称赞德阳市委、市政府放权让利的决策。

现场会结束后,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各地、市、州普遍推行德阳经验。没想到,新任财政厅长第一次出马,另一个市就碰了个硬钉子。

难怪蒋民宽省长说事关全省

为了支持全省的财政体制改革,我们几经测算和磋商,最后,遵照蒋民宽省长指示,德阳市财政上解的增长比率从1988年起调到7.5%。考虑到市政府的信誉和放权让利,市政府决定:各县(区)的包干上解增长比率维持不变,省上调增的0.5个百分点全部由市级财政自行消化!

德阳全市推行财政上缴递增包干后,各级政府掌握了财政自主权,集中精力发展本地经济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全民、集体性质的工商企业取得生产、经营自主权,增加投入、扩大生产的积极性也空前高涨。

这样一来,生产资金的需要量不断增大,原有的信贷规模远远不能满足经济发展对信贷资金的需要。

过去,国家银行执行统一规划、分级管理,存贷挂钩,差额包干的信贷资金管理办法:多存方可多贷,存差上缴总行,借差由总行弥补;存差必须完成,借差不得突破,而且不准互相拆借。

所谓存差,指当地资金来源(包括各类存款)大于资金运用(包括各类贷款)的差额。经济不发达、投资规模不足的地区,存差就会大一些。所谓借差(又称贷差),指资金运用大于资金来源的差额。经济比较发达,投资规模高速增长的地区,借差就会很快扩大。

百业待兴的德阳市,本来就属于借差较大的地区,而实行财政包干以后,借差自然不断扩大,出现了各行各业嗷嗷待哺各家银行捉襟见肘的现象。

我找市人民银行的张录金行长商量,拜托她想想办法,在德阳经济建设中发挥金融杠杆的威力。

张录金汇报说,最近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有个文件,对信贷资金管理办法作了根本性的调整,实行统一计划,划分资金,实存实贷,相互融通,各专业银行之间可以相互拆借资金,以发挥资金的横向调节作用,提高信贷资金利用率。

张行长晓得我还没听明白,就问道:市长,您还记得1984年从阿坝州农行有偿借入的一千万吧?

记得呀!那笔钱救活了不少乡镇企业。

那就叫银行间的相互拆借。当时,我们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那时是不合规定的,属于违规操作。

哦,明白了!现行的新办法允许相互拆借,你们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拆借也就合法化了。

或许是我的坦诚感动了张行长,于是,她主动汇报了市人行拟定资金拆借试行办法的情况。说着,她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这是正式文稿,已经报到省人行去了。

我接过文稿,一看标题《德阳市短期资金拆借市场试行办法》,高兴得连声赞好;接着叫来秘书,吩咐道:明天上午开个市长办公会,专题学习研究市人行的这个试行办法。

1986113日,德阳市资金市场正式开业。当天虽然只成交两笔资金,金额仅为500万元,但它敲响了德阳市信贷资金管理办法改革的开场锣鼓。

接着,各县(区)的资金市场相继开业,全市各家银行的资金拆借活动陆续开展起来,很快形成了一些跨地区、跨系统、辐射面较广的横向资金拆借网络。到1987331日,德阳市举行资金综合市场交易会那天,一举做成交易33笔,成交金额达1.5亿元。

信贷资金有了保障,德阳的各行各业好比久旱的禾苗逢甘霖,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机械化工、烟酒、建材、轻纺、食品等几大支柱产业重振雄风,乡镇企业经过整顿提高后再次起飞,城镇建设、交通设施等公益建设有序铺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新闻等社会事业也同步发展,新兴的德阳市象一只羽翼渐丰的雏鹰,终于展开了飞翔的翅膀。

德阳经济发展的信贷资金,大部分是从兄弟地、市、州的各家银行拆借来的,也就是占用人家的资金来发展德阳的经济。起初,兄弟地区的领导们一时会反应不过来。时间一长,人家发现本地的信贷资金不明不白地流到了外地,再循着信贷资金的去向,就会将矛头指向充满活力的德阳市。

果然,第五次人代会闭幕不久,张仁书记接到省委办公厅的电话,说杨汝岱书记要到德阳来,主要查证核实德阳市占用兄弟地区信贷资金的问题。

我听明原委,经分析后认为:估计是有的地、市、州向省委告了我们的状。我们拆借了人家的信贷资金,这事从银行的角度看没有问题。兄弟地区各银行贷不出去的钱借给我们使用,既提高了他们的信贷资金使用率,又帮他们银行创造了实际效益。所以,金融系统的任何一家银行也不会说三道四。但是,从地区发展的角度考虑,各地有各地的资金需求,他们的存款流到了德阳,信贷规模被占用了,当地的企业却得不到资金支持,能没意见、能不告状吗?

省委书记杨汝岱来德阳,的确是因为收到几封告状信,指责德阳以高息拆借外地的信贷资金,扰乱了正规的金融秩序。

当时,蒋民宽省长因公出川去了,汝岱书记便召集省人行和四大专业银行(省工商银行、省农业银行、省建设银行和中行四川省分行)的行长会诊德阳市的问题。没想到几位大行长既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对德阳问题的看法难以统一。

所以,汝岱书记亲自挂帅,带着金融系统的五虎大将到德阳调查研究,以核实事实,辩明是非。

在汇报会上,汝岱书记说:今天只找你们两个当书记的、当行长的来汇报,就是想把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先从拆借金的来龙去脉谈起吧,不要有顾虑,怎么做的就怎么说。

我便从实行财政包干以后各级基层政府的创收积极性和生产企业的增产增收积极性谈起,详尽汇报了《德阳市短期资金拆借市场试行办法》、市政府实行专业银行拆入资金给予奖励的政策、市县两级开辟资金市场的来龙去脉和具体法。

汝岱书记听得很认真,时不时还记上一两笔。直到我说完具体法,汝岱书记才追问道:你们先后拆借了多少资金?

三亿多点吧。我如实回报。

怎么使用的?效果如何?汝岱书记平静地问道。

我暗自思忖道:咦省委书记并未指责,而且追问资金的投向和产生的效果。看来我们借点别人的钱来用,也不会错到哪里去吧!于是,我便略带自信地继续汇报说:

金融杠杆的威力,真是出人意料地大!前些时,财政包干一搞完,各行各业磨拳擦掌,可是因为信贷资金不足,许多企业和乡镇企业更是嗷嗷待哺。

后来,从外地拆借的资金陆续到位,不仅帮我们救活了几十个生产企业,而且支持了我市的基建投资和技改项目。据银行部门统计,拆入德阳的3亿资金主要有三大去向:一是用于流动资金贷款,总计约5000多万元;二是用于企业技改项目贷款,实施61个项目,总投资8066万;三是用于基本建设投资,扩建剑南春酒厂和什邡烟厂,新建了短、平、快的一些企业,如什邡黄磷厂、广汉纯碱厂、绵竹小岗电站、市中区亚麻厂、什邡火电厂、德阳经纬编厂和毛纺厂等,总投资超过两个亿。

上世纪80年代,剑南春酒厂技术人员在品酒(资料图片)

汝岱书记追问道:效果呢?继续谈谈,投资效益怎么样,能新增多少产值,净增多少税金和利润?

现在只能报个预计数。说到财税数据,我特别小心谨慎,到今年末(指1987年度),财政收入总额可望达到3.8亿,比上年度净增7500万。其中,工商税收约2.87亿,比上年净增6400万;企业利润总收入约5650万,比上年净增1000多万;农业税和其他收入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好哇汝岱书记失声赞道,还是你们德阳有办法,硬是把中央关于改革信贷资金管理办法的精神吃透了,用活了,把金融杠杆的威力充分发挥出来了。

当天晚上,汝岱书记直接通知绵阳地委书记赵文定来到德阳,见面就告诉他说:看看德阳是如何解决资金问题的,你们可以学习学习!

一场资金拆借的风波总算平定了。

1987年9月29日,东方电机厂研制的国内单机容量最大的龙羊峡320MW水轮发电机组一号机启动成功,顺利并网发电(资料图片)

1988年元旦前夕,德阳市委、市政府在市府招待所举行迎春团拜会

团拜会由市委副书记李永寿同志主持我特意安排5位行长主席台前第一排座位,结果,发现张录金等几位行长躲在会场后排,我猜想是几位行长有意谦让。

这时,主持人宣布:现在,请市委副书记、市长常光南同志,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

同志们,我推开讲稿,出人意外地说:总结全年的工作之前,我们得请5位银行行长到前排就座。说完就带头鼓掌,引来全场掌声雷动。

掌声中,张录金行长激动地站起来,领着工商银行行长赵令愚、农业银行行长张发钧、建设银行行长张勇、中国银行行长梅太聪,半是羞涩半是自豪地坐到了前排位子上。

我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正式发表讲话:

同志们,过去一年,大家都很努力、都很辛苦,各个部门、各行各业都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和贡献,秘书处准备的总结稿上写的清清楚楚,印发给大家回去看就行了。

接着说道:我们为啥要请五位行长到前排就座?因为我市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的发展,全凭金融杠杆的巨大威力呀!建市仅仅4年多,工农业总产值由1983年的23.4亿增长到47.8亿,财政收入由1.99亿增长到3.79亿,粮食总产量略有减少,农村人平收入却净增180元,银行储蓄存款余额由l.68亿增至8亿多。这些飞跃式的发展,源自于信贷资金的杠杆力量!所以,汝岱书记表扬我们把金融杠杆的威力充分发挥出来了,实际上就是肯定和表扬在座的5位行长,表扬了德阳市的各家银行!为此,我代表市委、市政府,代表全市300多万人民,再一次向5位行长和银行部门的全体员工,表示衷心地感谢!”

会场上,又一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未完,待续)

(本文原载《富民为先 勇于改革—德阳市老领导常光南工作记忆辑录》,2016年12月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德阳市委老干部局编)


文/图来源:《富民为先 勇于改革—德阳市老领导常光南工作记忆辑录》(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德阳市委老干部局编)


执笔:叶仁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