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蜀中人物 >详细内容

无名英雄陈昌同志“18+3”的谍战生涯

作者:钱均鹏 来源:凤凰新闻 发布时间:2018-05-31 浏览次数: 【字体:


陈昌同志(1907.01—1960.01),四川省仪陇县人,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起开始长达“18+3”的谍战生涯(此照片为陈昌同志女儿陈世英提供的父亲唯一照片)。

“天下谁人不通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情报战线曾活跃着无数传奇的无名英雄,但因保密工作性质,我党我军情报战线的将士们大多默默无闻。陈昌同志就是这样一位无名英雄。

农历1907年腊月初八,陈昌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立山场一个没落世家。1927年8月1日,陈昌同志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任贺龙总指挥的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南昌起义后,1927年12月3日,陈昌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取党内代号时,为回归本家陈姓和纪念南昌起义,他起名“陈·昌”。从此,“陈昌”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内绝密代号之一。

二十多种伪装身份  

1931年,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叛党投敌,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此时,陈昌同志临危受命参与中央特科的重建,他在党旗下郑重宣读中央特科“无名英雄”的誓言:“我自愿参加中央特科,不计较个人得失和荣誉地位,随时准备被捕牺牲。如果被捕后,在敌人威胁利诱下,做到不背叛组织,把个人的生命和一切献给党。坚决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奋斗到底,誓做一名无名英雄!”此后,“无名英雄”就伴随了陈昌同志的一生。

从1931到1949年,陈昌同志先后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等中央首长单线领导下,辗转于上海、武汉、河南、福建、安徽、浙江、江西、广东、广西、四川、重庆等省市,以国民党军官、政训员、参谋、副官、政治部主任、蒋介石侍从室试用副官、情报官、稽查大队长、青帮成员、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报社社长、记者、学校校长、教师等各种身份,仅化名就有“贾佐、贾希一、贾希夷”等20多个。在18个春秋里,他成功潜伏在敌人的心脏,搜集、整编了大量军政情报上达党中央,忠实履行了我党、我军情报将士的本责。

隐蔽战线的斗争环境既残酷又复杂,面临的腐蚀和诱惑也很多。但陈昌同志始终牢记1934年他离开中央特科总部机关被派往敌人心脏战斗时,单线领导老李(王世英)对他的嘱托:“你到了敌人内部,没有办法过组织生活了,你的工作能力我不担心,但你成天都在花天酒地的染缸里,一定要自己管好自己呀。敌人每月发给你的工资那么高,20%自用、80%作为党费上缴党中央,这样就不会腐化,你就能出污泥而不染。”从此,陈昌同志养成了勤俭、朴素、节约、自力更生的习惯,他从不开口向党组织要活动经费,而是自己找更多的钱为党、为军队努力工作。他不仅完美完成了情报工作,还想方设法找钱为党、为军队购买枪支弹药等。1934年10月,他带领“陈昌特工组”成员潜伏在国民党莫雄部,成功猎取到蒋介石对我中央苏区即将展开的“铁桶计划”。于是,他派“陈昌特工组”通讯员项与年冒死送到苏区,使党中央及时突破了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仅是陈昌同志“18+3”的谍战生涯中的一个谍战故事。

无比坚定的信仰  

风靡全国的谍战电视剧《风筝》里有这样一段经典台词:“作为一名情报员要有无比坚定的信仰”。陈昌同志在《敌营十八年》中,曾先后四次被捕入狱,受尽各种酷刑,依然坚贞不屈,牢记誓言,做到了永不叛党,靠的就是信仰的力量。他的夫人何妨曾回忆说:“陈昌曾教育我说,干我们这一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捕、牺牲,能否扛得住酷刑?能否活下去全靠你心中的信仰。其实,当叛徒不是在受刑之间,往往是在受刑之前,就是你的意志、信仰崩溃时就有可能当可耻的叛徒。因此,敌人常常在动刑前让你知道酷刑的可怕,让你看他人受刑的惨状、让你听到受刑人的惨叫,甚至押你到刑场陪同枪决,就是要先打掉你心中的信仰。人是高级动物,任何动物受酷刑当然痛,而且痛的受不了,痛的昏过去了就没事了;另外,人之所以是高级动物,就是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任何人有了信仰的作用,就不惧怕这些刑具,就会让你的意志更加坚强,一旦受刑反而更加憎恨敌人,更要活下去与敌人做斗争。

在许多谍战片中讲述了一线特工一旦与自己的单线领导人失去联系,就会成为断线的“风筝”。对于这些“伪装者”“潜伏”者来说,失去组织关系是最痛苦的事。由于隐蔽战线的危险性和特殊性,陈昌同志曾失去组织关系,孤身一人战斗在敌人心脏很长时间。当这支断了线的“风筝”终于在1942年与董必武(代号五叔)取得联系后,陈昌同志强烈要求五叔安排他离开白区,到延安接受审查,到中央党校接受教育,提高理论水平,恢复党组织关系,然后再到抗日最前线的部队继续为党工作。但五叔认为陈昌同志通过了党对他的严格审查,是一位难得的隐蔽战线老战士,于是反复做他的工作:“抗日前线需要你这样的革命战士,但隐蔽战线更需要像你这样的久经考验的无名英雄,请你继续战斗在敌人心脏吧。你在我的单线领导下,万一再次失掉组织关系时也不用着急,因我是不会被捕入狱的,你可以直接到党中央找到我,我会尽快恢复你的工作关系。但目前因我找不到你的上线领导,你的党组织关系暂时不能恢复,一旦找到上线,我就恢复你的党组织关系,现在你的工作关系由我直接领导。”

于是,陈昌同志又一次义无反顾接受党的指派,再次建立、领导“陈昌特工组”,继续战斗在白区,直至1949年重庆解放,圆满完成了“18+3”的前半部分的“18”。

誓死也要回到党的怀抱  

1949年,陈昌同志因参与拯救关押在渣滓洞的我党我军难友们而暴露了身份,原本可以遵照隐蔽战线上线领导人董必武指示,回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也许他将担任重要职务,那他就不是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了。陈昌同志考虑到重庆是国民党的陪都,是最后一个解放的特大都市,国民党留下了太多的潜伏特务,自己又有长期在重庆工作的经验,于是主动放弃了回党中央复命的机会,应中共西南局公安部部长周兴请求,像《风筝》中的郑耀先那样,继续以“灰色身份”留在重庆市公安局,他又开始了“18+3”的后半部分“3”的反特、防特的隐蔽战线特殊战斗。他一边积极向重庆市公安局党委要求恢复党籍,一边领导他的“精字20号小组”忘我工作。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就破获了大量的潜伏特务组织和若干支“反共救国军”。

就在陈昌同志急切期盼回到党的怀抱时,1952被错定为“贪污犯”入狱,被董必武挽救安排到狮子滩水电站工作;1957年又被错划为“右派”,被押往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工地强制劳改,即使因营养不良患水肿病重也不能休息,只能连轴转才能完成定额任务。1960年1月25日深夜,陈昌同志因病重和劳累过度昏死在工地上,送到医院时已生命垂危。在生命最后时刻,这位无比坚定的共产党人对夫人断断续续地交待:“你年轻漂亮,可以改嫁,但是一定要将我们的三个孩子培养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你一定要相信党组织,我的问题一定能搞清楚,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注:何妨同志与陈昌同志一共育有6个孩子,为了工作以及因后来遭受迫害,最后只留下女儿陈世英和儿子陈龙狮)说完,陈昌同志就去世了。

1961年,在王世英、汤昭武两位战友帮助下,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接受了《王世英和汤昭武为陈昌同志伸冤的请示报告》,组建“陈昌专案组”,1965年10月为陈昌同志第一次平反,纠正了错判“贪污”和错定“右派”的冤案,承认1926年参加革命经历但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1978年,陈养山、陈克寒两位老战友向中组部递交《为陈昌同志恢复党籍的请示报告》,经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安排,陈野平副部长亲自督办,再次成立“陈昌专案组”。1980年6月,陈昌同志的冤案终于彻底平反昭雪,其党籍从1927年12月算起。

1981年7月1日,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举办“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仪式”。受中组部委托,中共十二大党代表、中共乐山地委组织部部长邹明轩代表中组部为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




“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毛泽东《为人民服务》),当这种牺牲是为人民而牺牲,那这死就得其所以,就催生出超越个人生死和荣辱的大无畏,就是中国人民的英雄!正是拥有了这样无比坚定的信仰,我党、我军的红色特工英雄们才会一往无前,将信仰的力量转化为出奇制胜、出神入化的谍战传奇,并创建了情报战线上许许多多的不朽功勋!

英雄无名,但无名英雄们用坚贞的信仰,成就了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史与辉煌!

作者简介  钱均鹏,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纪检系党史专家,教授,军旅作家,大校。代表作有:《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党员教育工作管理手册》《信仰与责任》《坚守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根脉》《人才是战争制胜的决定因素》《坚持用红色基因铸魂育人》《挺起精神脊梁》《行进在前辈的目光里》等。

来源:凤凰新闻


作者:钱均鹏(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史、党史教授)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