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史料之窗>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记忆】日机轰炸下的华西救援

来源:《成都人讲成都往事》 发布时间:2019-01-12 10:02:00 浏览次数: 【字体:

1936年6月11日,日寇飞机27架轰炸成都,城内东南区及城外华西协和大学均惨遭轰炸。 

华西协和大学

是日午后约6时35分发出第一次警报,7时20分,外南一带并未闻紧急警报,日机忽已到达城市上空,阵型如W字。至市中心,由北直向南飞,经过华西协和大学的时候,其高度为五六千英尺。

第一枚炸弹落在江边,距教员住宅很近。李哲学医生(美国)住宅被炸,其夫人右肩受伤。金陵大学陈裕光校长全眷住宅亦被炸毁,全家受伤。制药系二年级女学生黄孝逴及齐鲁大学女学生崔之华因参加救护工作,于第一次警报后即到该地集合,黄生身受重伤立即毙命,崔生亦受重伤。第二、三枚炸弹落在图书馆旁,一弹距离图书馆约十英尺,一弹约三十英尺,幸未炸裂,然玻璃与窗格均震毁。第四枚炸弹落在旧明德中学学舍旁,学舍之后部被毁。该学舍系中央大学教职员眷属寓所,多数人受伤,幸无死亡。附近该地之医科房屋门窗天板均震毁。又家畜保幼所落炸弹多枚,五弹炸裂,死亡数人。南门附近亦落重量炸弹数枚。

参加当时“五大学联合救护队”的华大药学系二年级学生黄孝逴,因参加抢救受难同胞而牺牲。同时受伤者还有数人。

此次,日机轰炸成都,计:金陵大学理学院教员死亡1人,其他中西教职员受伤数人,华大女生死亡1人,齐大女生重伤2人。

落于城中之炸弹,不下有七八十枚。被毁之区有东大街、盐市口、东御街、染房街、顺城街、南大街、孟家巷、半边街、一洞桥、东西丁字街等处。警察局统计,此次伤亡人数约240人,受伤360人,被毁房屋2700所,无家可归者约6000人,仅华西协和大学房舍损失就约值国币5万余元。

华西协和大学曾联合中央、金大、金女大、齐大组织五大学救护队,全体队员360余人,共三中队,每中队分三小队,每小队分三班。本月11日凌晨,曾作第二次大演习,而敌机适于是日下午7时后来蓉,该队于警报未解除前,即在华大校医处开救急站,同时派遣各小队向外,其较重者85名,皆由该队学生担架员送至校内救急站。其伤势过重,治疗无效,当晚毙命者7名。伤势不太重,重新敷裹后自行返家者13人。头部或腹部被炸伤者15名,当晚即由该队担架员送至四圣祠三大学联合医院。翌日清晨复将其他伤者分别送四圣祠、惜字宫、陕西街三大学联合医院。 

四川接纳战区学生

此次轰炸,第二中队第四小队第二班黄孝逴(华大)、第一班周芷芳(华大)、崔之华(齐大)适在邻近餐厅晚饭,忽见街上行人乱跑,讯知已发警报。该生等以负有救护责任,乃奔赴队部指定地点集合,隐蔽未及,而残暴敌机之无情炸弹纷如雨下,黄崔二生遂皆负伤。敌机去后,该队即将二女生急送救急站给予救治。无奈黄生头部伤势过重,到站时已气绝身亡。崔生足部受伤,包扎后立即送惜字宫女医院,经过尚称良好,想已无性命危险矣。尚有该队第二中队第六小队第三班材料兼包扎员甘永祥(中央大学医学院第二年级生)于弹火之下奔赴救护,奋不顾身,致劳力过度,吐血盈盆,幸施救迅速,得免于险,刻在三大医院疗养。

国民政府教育部指令

 呈悉,该生奋勇捐躯,殊甚嘉许,自应特予褒扬。除由本部通令各校广为表彰,以昭激劝外,兹特发给国币五百元,即由该校立碑纪念,用垂永久。仰即遵办具报。此令。

黄生家长的来函

黄孝逴同学牺牲后,国立中山大学寄来二百元,请学校转交黄生家长,表示哀悼和慰问。黄孝逴家长则将此款转捐作为前方抗日战士征寒衣之用,行为亦很感人。现将黄生家长致华大校长张凌高的原函抄录如下: 

凌高先生有道    承

       惠书并支票一纸计贰百元。

       中山大学盛意极赶,惟小女孝逴业经安葬,此项赙金愧不敢当,拟请移捐征募寒衣运动委员会,用作前敌战士寒衣涓埃之助……

家长署名

来源:《成都人讲成都往事》(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 

来源: 《成都人讲成都往事》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