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史料之窗 >详细内容

一张旧报定乾坤​——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3周年

作者:曹 靓 来源: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2018-10-21 浏览次数: 【字体:
一张旧报定乾坤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3周年
曹 靓

20世纪30年代,中国工农红军进行闻名世界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根据地,距今已经83年了。不论时光的流逝还是时代的变迁,长征精神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光荣的革命传统,将永远激励着党领导人民军队走向更高、更远的前方。长征壮举是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是一座不朽的丰碑。

红军长征路线图(图片来自网络)

军事失利大转移   历尽艰险抵甘境

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朱德等为首的共产党人领导发动了“南昌起义”,再加上毛泽东同志领导发动的湖南农民“秋收起义”,与国民政府分庭抗礼,向国民党打响了正义的第一枪。两支起义骨干队伍聚集井冈山胜利会师。从此,中国共产党有了自己的革命武装。在以井冈山为中心的湘赣广大山区建立根据地,与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各大军阀武装抗争,不断发展壮大自己。方圆几百里,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人民地方政权,为解除百姓疾苦,为解放人民翻身作主,与敌人展开不懈的斗争,使党和红军在人民群众中建立了崇高的威信。军民团结,极大地壮大了红军和巩固了革命根据地。

以朱毛领导的红军武装,在井冈山根据地长达七八年与国民党反动军队周旋对垒。在毛泽东正确军事战略思想路线指导下,红军先后四次粉碎、瓦解了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的“围剿”。红军机动纵横驰骋,以灵活多变的战略战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保卫了根据地的存在和安全。革命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国民党匪军“围剿”红色根据地连吃败仗,束手无策。

蒋介石气急败坏,又组织中央军纠集各路军阀反动武装50余万人,同时又聘请了外国军事顾问,疯狂地发动了第五次“进剿”井冈山根据地的军事行动。在此危急关头,“左倾”冒险主义者在党内占有统治地位,一意孤行,听不进毛泽东同志的正确军事意见。毛泽东根据敌情、我情提出,利用根据地的有利地势,集中优势兵力攻击敌人薄弱环节,忽东忽西,调动敌人,把敌人的优势变为劣势,机动灵活,各个击破敌人。而以博古及共产国际派遣的军事顾问李德为首的红军指挥核心,不顾敌我客观实力的悬殊差距,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以堡垒对堡垒的阵地战与强敌拼消耗,结果使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党和红军处在极端危险之中。迫不得已于1934年10月,舍弃千辛万苦、流血流汗开创的井冈山根据地,踏上了战略大转移的悲壮征程。在转移途中,由于指挥不当,又招致湘江战役惨败。红军实力由8.6万人伤亡大半。加之国民党蒋介石反动大军前后围追堵截,党和红军的命运危在旦夕,前程堪忧。在此危急关头,党中央于1935年1月在贵州遵义召开了党的扩大会议,批判罢免了以博古为首的党和军事指挥核心,选择了以毛泽东为首的党和军事指挥核心。从此,党和红军的命运前途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毛泽东临危受命,力挽狂澜,拨正船头,扬起风帆。毛泽东同志高超的军事指挥韬略才能展现得淋漓尽致,“四渡赤水”出奇兵,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突破乌江天险,摆脱了敌人,粉碎了蒋介石举其全力,天上有飞机侦察轰炸,地上有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妄图消灭红军的阴谋。爬雪山,过草地,历经艰难险阻,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辗转抵达甘肃哈达铺地区,休整待命,寻机作战,谋求出路。究竟路在何方?哪里有安身之地?成为党中央和红军首脑煎熬费神的重大课题。决策正确与否,决定着党和红军的命运和前途,历史的责任和现实是何等的重大啊!

长征途中的红军(图片来源:青海日报)

星火燎原陕甘宁  红军奔袭长武城

当中央红军在井冈山反击国民党蒋介石大军多次“围剿”根据地的同时,也有一支党领导的陕北红军活跃在陕甘宁边区。只是由于信息的闭塞以及国民党政府的封锁,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互不知情,没有信息联系。1932年12月,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改编为第26军。8月,刘志丹从终南山回到照金苏区,成立临时指挥部,向甘肃庆阳、合水一带扩展,创建了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苏区。1934年5月,刘志丹率红26军42师从南向北转战,粉碎了陕西军阀对根据地的围剿,半个月内接连打了9次胜仗。6月,陕甘边特委南梁扩大会议后,杨森担任红26军42师师长。夏季,国民党反动派调集兵力,再次围剿陕北根据地。红军机动灵活,针锋相对,深入敌战区外线作战,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壮大了自己,保卫了根据地。1935年1月(民国24年阴历腊月),陕甘边区军事委员会决定,红26军3团和骑兵团分散游击。42师师长杨森带领骑兵团,越过子午岭,经甘肃正宁到达苏区西门户的宁县。泾河相隔,南岸属于国统区陕西长武县,侦探得悉,长武县城防守空虚,没有正规军驻扎,只有自卫团兵丁120人,武器装备有步枪80支,盒子枪6支,大刀48把。防守开阔,易攻且易退。出其不意,突然奔袭,定会打击敌人嚣张气焰,扩大红军影响,又可收缴武器装备,筹集粮饷经费。

1月21日,骑兵团指战员120余人,从甘肃宁县九仙塬出发,经陕西栒邑县楸坡头,当晚向陕西邠县哑店涉过泾河,进入长武县境的东嘴、柳泉堡。连夜急行军,绕过相公镇向县城方向接近。22日(阴历腊月初十)拂晓,天气阴沉,浓雾弥漫,寒流刺骨。骑兵团人马隐蔽于距县城20华里的龙头村胡同。师长杨森、团长赵国卿、政委高锦纯做战前动员以及战斗部署,接着紧急换装。一些战士扮装农民,化整为零,佯装上县城赶集、拾粪、走亲戚分批进城;一部分战士改扮成国民党队伍官兵,由长武籍骑兵连连长曹志学带领,一路横枪跃马,结队而行,直奔长武县城。

清晨,长武县守城自卫团刚开城门,红军人马飞驰城下,鱼贯而入,守城团丁误以为国军过境,毫无防备,也未敢盘问,急忙集合列队于城楼“敬礼”迎接,骑兵团大队人马进入城门后,迅速夺取城楼、制高点。突击队勇士18人,飞马直冲县政府,其余步骑赶奔南城收缴自卫团枪械。突然,6连1班班长张恺步枪走火,打死城门口哨兵,县政府和自卫团闻枪声倾刻混乱,慌忙还击。骑兵团战士纵马冲杀,化装进城的战士一跃而出,窜城巷,攀屋脊,攻占敌兵据点。南城楼和两个碉堡的团丁,懵头转向,四散奔命。县长党伯弧躲进关帝庙团部碉堡,团丁用机枪居高临下,封锁街道,负隅顽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骑兵团处决了县政府财政科长尚培祜,缴获自卫团步枪80支及弹药等装备,战斗顺利结束。十时许,红军骑兵团集结县城西关,向几家大商户店铺筹款数万元、棉布数百匹。战士们在街道刷写标语,散发传单,扩大红军影响,有力地震慑了敌人,在陕甘宁乃至山西都威名远扬!尔后,红军骑兵大队人马从容撤离,沿西兰公路挺进甘肃泾川县境,由高家坳返回庆阳董志塬苏区的宁县景村。红军撤离后,国民党长武县政府“清查”可疑人员,妄杀两名无辜,呈报陕西省政府邀功请赏。

迎接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油画,图片来源:甘肃日报)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之后,两大红军主力滞留甘肃哈达铺期间,围绕红军生存、发展的去向,在党中央及红军高层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有主张向河西走廊发展的意见;有向陕南、川陕边界去建立根据地的意见;更有甚者,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张国焘拥兵自重,个人野心恶性膨胀,争夺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权,力主南下四川、西康一带建立根据地。不顾敌情,专横跋扈,与中央分庭抗礼。众说纷纭,思想意见一时难以统一。毛泽东根据各方意见分析,去河西走廊一带发展,那里人烟稀少,土地贫瘠,大部队的给养难以解决,更重要的是,军阀马步芳统治多年,有数量庞大的骑兵,应避其锋芒。去陕南、川西,从政治、军事、群众关系诸方面都不适宜建立根据地。在争论不可开交的关键时刻,毛泽东手不释卷,爱看书,爱看报,爱学习的习惯无意中帮了大忙。就在遵义会议召开的同时,陕北红军长途奔袭长武县城,神兵天降,速战速决,打击了敌军的军威。横穿驰骋西兰公路,极大地震慑了西北的敌人。事后,国民党山西省《晋阳日报》惊呼:“陕甘红军5万余……飘忽不定,行去无踪。”“奔袭长武县”“刘志丹骑兵打下长武县城。”毛泽东主席就是从半年前国民党的旧报纸上看到了陕北骑兵团打进长武县城的消息,非常高兴,深为红26军有杨森这样英勇善战的指挥员感到欣慰自豪。一张旧报纸解决了大问题。并由此党中央确定了红军北上会师陕北的战略决策。(根据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回忆,谢觉哉曾经给他们说:“长征途中,红军抵达哈达铺,毛泽东就是从半年前国名党旧报纸《晋阳日报》上看到陕北骑兵团打进长武县城的消息,才有了去陕北的重大决策。”)毛泽东冷静地排除避免了由于张国焘破坏红军内部团结可能引起的恶果。1935年10月初,果断率领中央红军巧妙脱离险境,翻阅六盘山,摆脱平凉、固原之间马鸿逵骑兵和东北军骑兵的截击。扫除沿途敌人的据点。于1935年10月19日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与英雄的陕北红军会师。从此,党中央和红军有了家和可靠的根据地。从这里走向抗日前线,走向全国胜利,陕北也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革命圣地。

(文中历史事件资料根据《长武县志》整理)

《三大主力会师》(油画,蔡亮、张自嶷作,1977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藏,图片来源:人民政协网)

来源:青海日报(2018年10月19日)


作者:曹 靓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