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巴蜀史志》卷首语 >详细内容

215期【卷首】新春带来新希望

作者:蝉羽 来源:《巴蜀史志》2018年第一期(总第215期) 发布时间:2018-03-01 浏览次数: 【字体:

新年刚刚过去,新春接踵而至。

这里的新年,说的是1月1日;这里的新春,说的是2月4日立春。本来没有疑问的“知识自信”,却因为网络信息的发达泛滥与真伪并存而引出了难解的困惑:有的说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首,“冬无宿雪,春节未雨,百僚燋心”;有的说夏历岁首(元旦)称春节,时间在正月初一;还有的说,真正的春天开始于春分,春天一到,蜗居一冬的人家开始活络,冰消雪化后的广袤大地等候耕作……

踏进新春门口,各种心之旧念、新愿也登堂入室,连绵而来。

首先撞开心扉的,不曾想是小时候欢度春节的种种:新春佳节前的一个来月,家家户户都要拿票扯布,预约延揽裁缝师傅到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三两天,一边巴结着,一边盼望着,一边欣喜着一件件新衣服的成型……即便有质地与愿望的落差,样式与期盼的遗憾,但那都是绝对的量身定制啊,非你不能穿,非你莫谁属,那种由内心洋溢到脸上的喜悦,巴不得展示给天下人看的自豪,在物质充裕、衣食无忧的当下,却也是一去不复返了。

腊月二十三,小年到来,时光好像一下放慢了节奏,宽大、疏松、充裕、柔和、散漫。母亲会做了各种各样布包的、纸扎的头巾、袖套之类,给我们戴上,参加到“打扬尘”、扫地坝、抹灰尘、清理杂物等各项家务活路之中,要把平日看不见、顾不到、来不及的卫生死角来一次彻底扫除。几天下来,屋梁上的尘挂不见了,新鲜的春联贴上了,窗明几净房间亮堂了,平日有些油腻的桌椅板凳光亮如新了,铺笼罩被温暖贴身了,淡淡的“洋碱”味很容易把阳光带进梦境。更为舒爽的,是家里一定会凑足了澡票,或者是备足了热水,把我们这些黑不溜秋的熊孩子抓来,一个个轮流排队,大木桶大水盆热气腾腾,从头发丝儿到脚底板儿,直洗得个白酥酥、软绵绵、香喷喷以至于晕乎乎,香皂或者香波的氤氲,统治着整个春节的底色。

除夕的前几天,母亲领头的种种神秘准备,在一声响过一声迈向年夜饭的脚步声中,渐次揭开了面纱。腊肉香肠,鸡鸭蛋鱼,青绿时蔬,新鲜水果,瓜子花生,平日的金贵物、不轻易现身的稀罕货、朝思暮想而不得的小心愿,都突然层层叠叠、大碗小盘齐刷刷地呈现绽放了。

长期在成都生活、裹着小脚的奶奶总是要拿出私藏的小酒,几杯之后便已微醺,于是更泛红着脸,坚持带领一大家子“年夜饭要吃到东方发白”。对我们小毛孩而言,囫囵吞枣很快撑圆了肚子,最欢乐刺激的节目——放鞭炮就上演了,春山如黛,春夜清寒,鞭炮的火星就是温暖,四散的烟花就是图画,硝烟的味道、略带危险的挑战,把我们一颗颗小小的心脏刺激的彻夜无眠……至于春节联欢晚会,那是属于大人们的欢笑与眼泪了。

初一一大早,要赶紧起床拜年,“双手一抬,红包拿来”,老辈子早就准备好了崭新的票子“压岁”,支撑着我们接下来在一拨拨舞狮子、耍龙灯,亲友互访、相祝拜年活动中的“高消费”。这样的“春情不可状,艳艳令人醉”,要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大半夜的闹完元宵,才想起作业没有做完,新记得的生字,也差不多又都还给老师了。

戊戌狗年的新春,势不可挡地临近。儿时的欢乐,自动让位给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前路漫漫不己知的惆怅,智识与本领尽皆恐慌的忐忑,还有,成才、成功,立身、立业的淡淡忧伤。

每当夜深,静思回想:茶也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须花!

偶尔畅想,仿佛看见:渐次红亮的海平面,俊美耸峙的山巅,露珠晶莹的树梢,难得沉寂的城市天际线,地球上的每一颗土粒,社会上每一个岗位、工位、点位、哨位,人生里每一次梦醒时分的睁开眼帘,每一次抛却嫌隙、终止恶行、油然而生的善念,都是日出的家乡,都是新生的原点。

于是选择,并且坚信:扎根新春的大地,枯树可以发出新芽;从新春出发的人生,传承着往昔的芳华与荣光,也必将夏种秋收,不惊不诧;雨露阳光,点滴不差。

(蝉羽)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