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巴蜀史志>《巴蜀史志》卷首语 >详细内容

212期【卷首】你的时间余额,已经不足

作者:蝉羽 来源:《巴蜀史志》2017年第4期(总第212期) 发布时间:2017-09-01 浏览次数: 【字体:

四川是多水之地。每次看见河流潺潺,或者夜阑人静,只听流水声不息,都会想到人已歇眠,白色的浪花四溅飞射,会永不回来;太阳睁开眼睛,带来光明,但昨夜的黑暗却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去继续旅行,再不会和我们照面。

川人也多好文之人。逼仄的生存空间,以祖祖辈辈代代相传的现身说法,诠释着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印证着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也因之给天下人以吃苦勤勉奋发向上的好印象。

但,但凡常人,总喜欢好逸恶劳,总盼望钱多事少,总觉得肥肉该长在那个家伙的身上,自己应该前凸后翘,穿衣显瘦脱下有肉,总相信我还有好多资本,我可以毫不将就。于是时间、未来、人生可以没有预算地铺张,青春有时就是拿来蹉跎的,时间有时就是可以浪费的,人生的一小节,就是可以拿来断片、扔掷掉的。

人到中年的几个朋友扎堆,迅速总结概括形成了几点共识,比如看书越来越远,尿迹越来越近;躺上床睡不着,坐沙发就打瞌睡;昨天的事情半天想不起,儿时的情景很清晰;前几年帮忙,都是上学问题,管他自己的、别人的,这几年托人,都是就业问题、儿女找朋友问题,管他本土老外,都觉得可以见见;十年前还在到处给父母找避暑猫冬的地方,这些年不知不觉打了好多“丧火”,那些个印象中活蹦乱跳的叔叔阿姨,冷不丁一问,都已经“走”了好几年了。

这不,今天早上接到一个电话,一对大学同学夫妻,近期终于实现了策划已久的美国长途旅行。刚刚要去还车,接连接到老妈从国内发来的短信:“爸爸病重”、“爸爸病危”、“爸爸走了”,前后时间不到半个小时。等他们心急火燎、一夜泪水地飞越太平洋回到成都,与老爸已经天人之隔了。赶去殡仪馆回来,同学很平静地说:我爸就跟平时睡着了一样。只是,我爸再也不会跟我们说话了……

晚上和一个参加过越战的老兵喝茶,似乎看见时间和茶水的白色气雾、入心香氛一道起舞,慢慢消散。他说,人心真是有感应的,他参军时候的老营长是个北方人,他是他的文书,营长话不多,但你能真感受到他对你的好,几十年下来就成了战友,更是朋友,哪怕好多年不联系。半个月前,他突然很是思念老领导,于是真的从“百忙之中”抽了时间,放下其他一切,不管不顾的去重庆,看望了躺在病床上的老营长。4天之后就接到消息,老营长“老”了。上周他们一个县籍的战友聚会,都是老营长的兵,男儿只怕是老暮,美酒倍催英雄情,酒酣饭饱,其他人都在叹息、后悔:哎!我怎么没有去看看老营长……

还有一个也许算得上成功的朋友,带着一帮人长期的做企业,拼实业,造就了自己,也成就了不少兄弟,当然也难免落下一些遗憾。有个方方面面都不错的女孩,因为他说话的语气太重,愤而辞职,以后生活也不大如意,他一直想跟她一点说明,哪怕只是一句对不起,但一直没有机会实现。一个很有才华、很有潜力的伙伴,离开他独自去创业,在最困难的时候,抱着最大的希望找到他,期盼抽借一点应急的救命钱度过难关,但他当时确实也自身难保,无法援手,“好朋友”从此不冷不热,他十分希望能够解开这个心中的芥蒂,但始终无法主动去开口。农村出来的弟弟,现在很有钱了,衣着光鲜,但吃饭总是“吧嗒吧嗒”声响扰耳闹心,他一直想做个提醒,但每次话到嘴边,又都和着饭菜咽了回去;80多岁老爸的鼻毛乱长,稍稍修剪一下就不会有碍观瞻;老妈眼睛不好,该换个屏幕大点的手机,或者把字体给她设置、调大些;妻子、女儿一直盼望的出国游,也该尽快落实了……

哎,没办法,忙啊。再等等吧。

哎,没办法,忙啊。好在还有时间,再等等吧。

……

三毛说过,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

睹物思境,因事生情。我想,我不能把时间抱牢,但我可以和它一起慢跑;十年之后,也许发现,曾经的付出可能不过是一个个的空欢喜,但却也是我真正愿意、真实投入、真切感受、真心浸润过的一场场真美丽。

(蝉羽)

《巴蜀史志》2017年第4期(总第212期)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